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7255 |   回复:80

点滴谈(29楼:《漫画的启示》)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1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4 16:45
高行健下面这段话是鬼话抑或人话?除了他自己外,世界上古今中外还有没有另一个作家对文学如此认识和实践的?------

「其实,作家同读者的关系无非是精神上的一种交流,彼此不必见面,不必交往,只通过作品得以沟通。文学作为人类活动尚免除不了的一种行为,读与写双方都自觉自愿。因此,文学对于大众不负有甚么义务。」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2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5 08:37
高行健说:文学对大众不负有什么义务。义务就是责任。怪不得,《灵山》几十万字都是自言自呓,谁也不晓得他在说什么。多数人认为,文学至少对传扬文化、文明道德、正义善良和人性人权负有责任,否则就不配叫文学。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3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5 09:08
    我在2009年9月某日这样说:三碗不过江在文中只是责备自己读不懂《灵山》,而对该书没有一个贬字,因此不存在学习态度问题。
   我不知道禾刀有没有读过《灵山》,如果读过就容易交流,如未读过就难以交流了。我读《灵山》的感觉同三碗不过江完全一样。这本书我在香港和惠州读不懂,读不下去,07年又特地把它和《一个人的圣经》带到夏威夷――那儿比较安静。《一个人的圣经》读完了,还学了些东西,《灵山》仍然读不懂、读不完。当时我这样想:就算中国大陆对该书解禁及降价(原价150港元,当时1:1.08),也不会有多少人买。
    我完全赞成高先生对中国1949年代以后几十年间文学状况的精辟分析。但是我无法接受他通篇“自言自语”的写作方式,也不认同“冷文学”的观念。中国人有《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和《三国演义》等名著可供对比。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4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5 09:27
《灵山》虽然获得诺奖,但是并不好卖,并不不流行,而且很快就被人忘记。为何?愚以为同政治因素无关。问题在于该书的质量不好。此书远离公众生活,丁点儿地气都没有。楼上引文说当时对《灵山》一个贬字都没有,如今有了。而且连诺贝尔文学奖的终身评委马悦然都被人看轻。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5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5 11:45
        在此存照

   自从人类创造了语言文字以来,世界历史上没有一个人纯粹是为自己个人而写作的,任何人写下的文章诗词总想让别人看到,就算生前不能如愿,他也希望死后能被后人发现,这是有无数事实可以证明的。高行健流亡海外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出版自己的著作。
   人们普遍憎恨和反对政治干预文学,但不反感文学与市场挂钩。从孔子屈原李白到关汉卿曹雪芹,他们写文章是没有稿费的,到了鲁迅胡适郭沫若就有稿酬了。
   高先生尽管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并不说明他每句话都是对的。

  • 等级:蜘蛛侠(Lev.8)
  • 帖子:956
  • 威望:1010
  • 注册:2013-11-19
* 46楼 *  药石 发表于 04-15 12:48
枫林:高先生尽管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并不说明他每句话都是对的。
———————————————————————————————
以前我很崇拜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并专门找几个这类作家的获奖作品来翻一翻,可能是自身的文学细胞大少,却没发现能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所以,崇拜感就慢慢的消退了。比如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品的代表作《百年孤独》,因文化背景不同,根本无法有耐心看完,更不用说欣赏之类了。至于高氏的《灵山》,按理应很顺利进入到书里面去的,但同样无法有耐心看完。我在想,可能这些作品水平大高,如我这等文化层次的人根本不具备阅读的能力,因而也根本无法品味到这些作品的精彩和伟大之处。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7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5 17:19
         在此存照(2010年写于上海)

   # 文学为什么能够产生、生存和发展?因为人类生活需要它。文学从诞生那天起就自然而然地肩负起满足人类生活需要的责任,因此任何文学作品一旦发表或传世,它就与公众生活粘在一起了,这是几千年中外历史的客观事实。当然,越好的作品就越粘得紧。然而高行健罔顾事实,把文学完全归结到作家自我表达、单求自我精神满足的狭窄范围,这不但与历史和现实相悖,而且与他自己的写作实践不符。而他认为文学对于大众不负甚么义务(实际上是责任)的说法更是近乎谎谬。我始终认为,韩愈的话没有过时。
   高先生因在中国从事文学写作活动而被政治势力逼害,逃到国外后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种巨大的际遇反差令他无比激动和感恩,因而说话"走火"-----这是我的管见。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8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5 17:23
          在此存照

   拙著《湖山愿作证》第十二幅照片配文:

   2007年12月18日作者在惠州为青少年作文学讲座。作者在演讲时提到:文学到底为谁服务?客观地说,真正的文学首先为满足作家自身的表达愿望服务,其次是为天下人服务,为子孙后代服务。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9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5 17:32
             在此存照

《湖山愿作证》插页“作者旧话重提”之六:

  有人说文学就是“人学”,因为文学是写人的。这么说史学、哲学、佛学和道学也都是文学了,因为这几门学问都涉及人和人生。其实轮不到由我来给文学下定义,我只是认为:文学就是讲故事、发议论、抒感情之三结合。你的故事讲得动听、议论发得中肯、感情抒得为读者共鸣,你的作品就是好文章。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0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6 10:57
   # 两本书 两个中国人
   两本书:《灵山》和《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两个中国人:高行健和张戎(女)。
   其实该二人早已成了海外华人了,一个入了法国国籍,一个入了英国国籍,张戎还是英国的文学博士。不过他们都是生于中国、长于中国及受教育于中国,所以我说他们是中国人。
《灵山》和高行健无需再说了,但我想简单说说这两本书哪一本吸引人及影响力大。
  几乎与《灵山》同时,张戎和他的丈夫合著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出版了。这书比《灵山》厚得多,售价每本200港元。这书我捧起了就不愿放手,用两天时间把它看完――它太新鲜、太全面也太具体了。我读完全书总的感觉四个字――
   “原来如此!”
   它掀开了层层黑幕,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它捅破了用金箔和玉片做装饰的神话殿堂,让“神仙”露出了狰狞面目;
   它撕裂了红绸绿绮包裹着的锦盒,让人看清了里面暗藏着的包医百病的“圣药”原来是能教人昏迷的蒙汗;
   ……
   高行健称自己的作品是“冷文学”,可是它们没有《红楼梦》中那位冷美人那样叫人向往;
   张戎好像没有怎样评价自己的著作,她只是说调查了几年,著述历时十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51楼 *  禾刀 发表于 04-16 11:45
这两本书根本不可能相提并论。

《灵山》是一部文学作品,是一部小说,尽管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作品所描绘的那个社会的现实,但是可撇开事实进行虚构和创作的,是讲故事,也许故事所反映的比现实具有更典型性和更有深刻的意义,但毕竟是故事。阿Q塑造得够成功了,但并非真有其人。

《故事》就完全不同了。是一部历史,而且是一部不少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还在世的历史。所以,这里的“故事”与灵山的故事是完全两码事。这里的“故事”必须要完全与历史事实相符,非杜撰的。如果“故事”出现与历史事实相背离,或经不起推敲和责疑,《故事》的说服力就会大打折扣,甚至完全失去,作者夫妇十年的辛劳就会白费,全化为流水。另外,《故事》也是一部学术性的著作。《故事》所列举的事实及基于事实基础上的逻辑分析、推论和判断,体现了《故事》在同类书籍中无可取代的学术价值,足以使之成为衡量同类作品的标竿。最后一点不同我要说的是,《故事》只要具有一定文化基础的人,都能基本看懂。至于这两部作品对世人的影响力就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故事》2005 年出版,记得前几年的数据显示,作者与她的另一本书在大陆以外销售量就已高达一千五百万册了。美国《时代》周刊评论说:“这本书的威力象原子弹”。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7 08:16

呵呵,说的对,不可相提并论。两个人、两本书摆在一起,比一比其可读性、可卖性而已。不过我忘记了《故事》发行头两年在全球销售总量是多少万册(两位数)。我做事力求公平。譬如买书:一上架就买,《灵山》150港元,《故事》200.。    我“在此存照”无意批判高行健,不同意他对文学的看法而已。绝对不受主旋律影响。有时间就点滴几句。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2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7 11:00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若是四十多年前,这样回答可以得满分:“因为毛泽东思想阳光普照,社会主义东风阵阵吹拂。” 否则扣分。
   如今应该照实回答:
   “有足够的土壤,及时适当淋水,同时注意定期松土、适当施肥。加上天气正常。”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3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8 11:28
   高行健在瑞典和香港的演说比《灵山》易看易懂,但其内容一半对一般错。错的以上几楼说了,对的呢,请看

   “……我想要说的是,文学也□能是个人的声音,而且,从来如此。文学一旦弄成国家的颂歌、民族的旗帜、政党的喉舌,或阶级与集团的代言,尽管可以动用传播手段,声势浩大,铺天盖地而来,可这样的文学也就丧失本性,不成其为文学,而变成权力和利益的代用品。
  这刚刚过去的一个世纪,文学恰恰面临这种不幸,而且较之以往的任何时代,留下的政治与权力的烙印更深,作家经受的迫害也更甚。文学要维护自身存在的理由而不成为政治的工具,不能不回到个人的声音,也因为文学首先是出自个人的感受,有感而发。这并不是说文学就一定脱离政治,或是文学就一定干预政治,有关文学的所谓倾向性或作家的政治倾向,诸如此类的论战也是上一个世纪折腾文学的一大病痛。与此相关的传统与革新,弄成了保守与革命,把文学的问题统统变成进步与反动之争,都是意识形态在作怪。而意识形态一旦同权力结合在一起,变成现实的势力,那么文学与个人便一起遭殃。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的劫难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乃至于弄得一度奄奄一息,正在于政治主宰文学,而文学革命和革命文学都同样将文学与个人置于死地。以革命的名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讨伐导致公然禁书、烧书。作家被杀害、监禁、流放和罚以苦役的,这百年来无以计数,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帝制朝代都无法与之相比,弄得中文的文学写作无比艰难,而创作自由更难谈及。
  作家倘若想要赢得思想的自由,除了沉默便是逃亡。而诉诸言语的作家,如果长时间无言,也如同自杀。逃避自杀与封杀,还要发出自己个人的声音的作家不能不逃亡。回顾文学史,从东方到西方莫不如此,从屈原到但丁,到乔伊斯,到托马斯.曼,到索忍尼辛,到一九八九年后中国知识分子成批的流亡,这也是诗人和作家还要保持自己的声音而不可避免的命运。”
禾刀 发表于 04-19 11:06

高氏这段文字很精彩,把问题讲到本质上了!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4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8 11:32
        谨引录我在2009年9月所写的《余秋雨与“苏东坡突围”》里头的一段话来呼应高先生:

   “余秋雨已详述了诬陷、迫害苏轼的“乌台诗案”的始末过程,此处就恕不劳赘了。然而十多年来我一直有个心结解不开:余秋雨既然能用如许锐利的眼光和强劲的笔力来剖析九百年前的大型文字狱,为什么不愿意写一写同样是以文字狱为主要内容的文化大革命和反右派运动?这两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前者他亲身经历了,后者他亲眼看见了,加上时隔不远,资料丰富,写起来会更加得心应手、笔走龙蛇啊。倘若余先生以写《苏东坡突围》的热情和笔力来撰写文革和反右期间中国部分或个别著名知识分子的悲惨遇,会是多么震撼人心啊。这些大师级的著名文人学者,可以是邓拓、吴晗、廖沫沙,可以是傅雷、老舍、马连良,也可以是较早前的胡风、马寅初和俞平伯。当然也可以是年轻的烈女林昭和张志新。可惜余秋雨没有写。当然,其他文人学者也没有写--章怡和和部分网络写手除外。因此,我们没有必要苛责余秋雨一个人在这方面投机取巧,如同我们没有理由批评郭沫若一个人文革时随风转舵一样。
   乌台诗案在本质上与文革和反右基本相同--都是迫害忠良、摧残文化和扫荡文明。在形式和规模上则有相同点和不同点……。”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5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19 10:46
                   漫谈“官学关系”

   这个问题老同学你来表达意见,会比我精当有力。但估计你又不在惠州,我就先开个头。
  
   首先申明:该议题不涉及本地------尤其是西子论坛------任何人士。

   所谓“官”,当然是指较高级的党委、政府里头有决策权、“话事权”的官员群体;“学”呢,这里专指那些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从事文学艺术创作活动的知识分子,他们包括体制内外的各种人士。
   真正的人文学科方面的专家学者不是官封的,也不是同官方、半官方文化机构沾了点边就可以自称。他们的头衔或名气,必须靠自己的勤奋努力、以货真价实的研究成果或创作成就贡献于社会从而得到公众的认同和尊敬。对于这样的学人,官员也会予以尊重,甚至怕他三分。例如茅于轼、辛子陵、袁伟时、莫言等等。莫言敢于在大会上呼吁当局释放刘*晓*波,“让他自由自在地研究政治(大意)”。在同一场合,他先拒收李什么春的招揽花团,然后公开要求放刘先生出来。老莫何以这般大胆?因为他有功力、有底气,他自信全国人民会支持他、历史能见证他。(待续)
禾刀 发表于 04-19 22:37

胡适有句话,大意是:当一个人的名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转化为一中权力。比如,象茅于轼、莫言,可以说是当今名士,不但国内,国际上也有一定的声望,所以,他们发出的声音往往不同凡响,对社会有相当的影响力。即使他们发出的声音为当局不容,当局也不敢对他们随意“用权”,因为要顾及到社会的舆情。至于无名小卒辈,让你突然消失也没关系。

禾刀 发表于 04-19 22:41

中国象茅于轼、王康这样一类胆识俱全,即既有良知、骨气、又有极高水平且勇于担当的知识分子实在是大少了。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56楼 *  禾刀 发表于 04-19 10:59
郭沫若与余秋雨这两位是有根本性区别的,学术地位根本不在一个层次。郭氏早期在史学界的建树是得到世界公认的,在这方面余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在行文风格上他俩也绝然不同。郭后来完全被政治绑架了,虽然歌功颂德无比肉麻,但很直白。比如,著名的“两个太阳”不必说,就是用诗化的语言所写的历史剧《蔡文姬》,虽然他说蔡文姬就是他自己,但也十分清晰地让人明白他同时在借尸还魂,为他的主子树碑立传,一点也不含糊。余秋雨的文字往往令人颇费揣测,给我有一种故弄玄虚的感觉。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7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20 09:07
   禾刀说:“胡适有句话,大意是:当一个人的名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转化为一中权力。比如,象茅于轼、莫言,可以说是当今名士,不但国内,国际上也有一定的声望,所以,他们发出的声音往往不同凡响,对社会有相当的影响力。即使他们发出的声音为当局不容,当局也不敢对他们随意“用权”,因为要顾及到社会的舆情。至于无名小卒辈,让你突然消失也没关系。”

   # 这段话符合国情,符合实际。我的读后感四个字:确实如此。

   53楼所录高行健那段话确实精彩,讲到点子上了。你我也都多次讲过,所以不必重复。
   几十年来政治运动和阶级斗争把大多数文人学者以及喜欢写点东西的人吓怕了,因而造成文学界和史学界的回避及绕弯现象。当他们拿起笔准备动手写作时,首先考虑的一条是如何确保自身的安全和利益,于是怎样回避、怎样绕弯等问题就像霾云一样不停地萦绕心头和笔端。书写任何文章,没有或缺乏激情、自己的心潮都不会震荡,能吸引和打动读者么?此类书籍的遭际就是少人阅读、更少人购买。
   我们同情而不苛责这些人。但另一种“表现”要说几句。(待续)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8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20 11:02
续上

   那种“表现”如何呢?
   在官员、官方面前点头哈腰、溜须擦鞋,一副奴颜媚骨。为了取悦当权者,利用一切机会用假话虚言谄媚。罔顾良心道德,打着专家教授旗幡,捏造事实欺骗舆论欺骗民众。举一个旧例就够了,请看------

  《当代文人和学者的风骨异同 (节录最后一段 2009年1月)》

   本地有个名人,集文人、教授、学者头衔于一身。不久前他写了篇《惠州赋》在报上和网上发布。说实话此文体裁合式,语言娴熟,文笔流畅。虽然溢美之词有点过分,但爱屋及乌,深爱一个地方的人对此地的方方面面都大加赞扬是可以被读者接受的。可惜该文被几句假话颠覆了,打个比方说,“一碗靓汤被几粒老鼠屎搅坏了”。
   该作者写道:“新农村建设扎实推进,新农民大学座无虚席。发展教育,名师领先;狠抓科技,巨匠挂帅。……”
   中文系教授的词汇是很丰富的,但本市周边“新农村”的实际情形是否如他所形容的那样美好呢?
   恰恰相反,作者完全是凭空“写造”,不信你可以亲自去农村走一走。往东:马安、平潭、吉隆、黄埠……,往西:东楼、东阁、陈江、沥林……。相信你看到“扎实推进”的“新农村”只是连绵不断、横七竖八、不成风格、毫无美感的建筑物。这无边无际的楼群,覆盖了城市的郊野,霸占了乡村的田园,污染了广阁的天空和纵横的河溪。无数的“新农民”不事农耕,或游手好闲,或聚赌酗酒。在东西南北的街巷之中,随处可见的是发廊、酒吧和按摩室,何来“座无虚席”的“新农民大学”?再者,那“巨匠”和“名师”在哪里任职任教?
   我们无意去挑剔任何人的文章。法国大百科全书学派有一句名言:“欲语唯真,非真不语,非全真不语。”作为国民中精英部分的知识分子,是否应该对照一下:自己讲了假话没有?身为教授,为了取悦官方而造假谄媚,道德良知何在!文人风骨何存!
    历史已经证明:假、大、空的应景、“应制”之作是没有生命力的,因为民间不会流传这类东西。塑胶花看上去似乎很美,但是它没有芬芳。而没有芬芳就是没有灵魂。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9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24 16:19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分钟前

请西坡抽空过目曹雪芹一首歌行《姽婳词》。恰好有事要下楼,回来再说。


姽婳词 曹雪芹(托贾宝玉之口)

恒王好武兼好色,遂教美女习骑射;
秾歌艳舞不成欢,列阵挽戈为自得。
眼前不见尘沙起,将军俏影红灯里;
叱咤时闻口舌香,霜矛雪剑娇难举。
丁香结子芙蓉绦,不系明珠系宝刀;
战罢夜阑心力怯,脂痕粉渍污鲛绡。
明年流寇走山东,强吞虎豹势如蜂;
王率天兵思剿减,一战再战不成功;
腥风吹折陇头麦,日照旌旗虎帐空。
青山寂寂水凘凘,正是恒王战死时;
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沙鬼守尸。
纷纷将士只保身,青州眼见皆灰尘;
不期忠义明闺阁,愤起恒王得意人。
恒王得意数谁行?姽婳将军林四娘;
号令秦姬驱赵女,艳李秾桃临战场。
绣鞍有泪春愁重,铁甲无声夜气凉;
胜负自难先预定,誓盟生死报前王。
贼势猖獗不可敌,柳折花残实可伤;
魂依城郭家乡近,马践胭脂骨髓香。
星驰时报入京师,谁家儿女不伤悲!
天子惊慌恨失守,此时文武皆垂首。
何事文武立朝纲,不及闺中林四娘?
我为四娘长叹息,歌成余意尚傍徨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03
  • 威望:11578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60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04-25 09:11
   # 自一月中西坡居士建议我将那几首描写老人单恋的小诗改成歌行体以“填补空白”之后,亦曾开了头,但终因笔力不够、没有写作这种体材诗歌的经验而放弃。
   然而,西坡的建议一直萦绕心头。想请教杨子怡,几次欲言又止:人家还要上课哦。

  记得吗,开头几句是这样的------

              桑榆晚唱(暂定名)

   古来传书故事多,悲喜交集汇成河。
   我亦曾作红娘事,鹏城琼宇频穿梭。

   春催桃李百花开,秋风行雁续南来。
   感君怀旧邀小酌,且携新著接玉杯。
   君见新书欢喜甚,嘱我毋忘另有亲。
   旧时校花重吐艳,拜读前书常废餐!
   甘霖润物枝叶盛,榆桑朝阳栖彩凤。
   自当殷勤常侍读,青春作伴焕精神!
   愿代红袖慢剪烛,她为孟光接梁鸿。
   ……

   毕竟对歌行不熟识、不了解,不敢写了。担心写得不伦不类被人取笑喔。

   # 说实话我歌行读的不多,能记住的更少。所谓记住,不是说能背诵全首,而是指记得若干诗句,记得作者是谁。搜索枯肠,只有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曹操的《短歌行》以及曹雪芹红楼梦里的《姽婳词》而已。至于像张若虚《春江花月夜》那样的多行叙事诗,到底是属于乐府体还是歌行体,不敢妄论。
   (待续)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