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2679 |   回复:19

随手所书“遗嘱”的效应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楼主 *   禾刀 发表于 09-10 12:42
前个月,因事一直在吉隆,一次上街偶然碰到牛石村的村长。村长未到花甲之年,个子不高,我下放牛石村时还是个放牛娃。他对我说:“‘江西’走啦。”
我已听说了,后事谁帮处理的?”其实,早一个月前,轿岭村委书记已告诉了我,只是详细的情况不甚了解。
牛石村长笑了笑:“不是我们村料理他的后事,还能是谁?75岁啦,算是可以啦!”
火葬?
“土葬,这是他死前一再要求的。”村长又笑了笑,“算可以啦!村里有不少人为他送葬,很热闹。”
入土为安。“听后, 我也跟着村长笑了,当然不是哈哈大笑。“那他的妻子现在怎样?”接着我忙追问道。
“还没走。她好得你啊!”村长说。
为什么?”我听了满头露水。
原来,江西走了不久,他的“前妻”就找上门来,要争回“江西”的遗产。虽然是一间破旧的房子,但还可以栖身,最主要的是村旁的那两亩地,非常肥沃,无论种什么,收成总是满满的,“江西”晚年的生活,除了“五保户”的救济金,很大程度都靠它。这样的地,他后来这个妻子怎肯白白拱手相让他人?争持之下,她将两年多前我应“江西”的要求,随手为他们所写的遗嘱公之于众,“江西”的“前妻”见状只好作罢,再也不敢前来无理纠缠了。
呵呵,那真好!”我说,“那‘江西’的亲人有没有来争呢?
“谁还敢来争?‘江西’最后这些年经常有病在床,谁照顾他,还不是后来的这个妻子?”村长收起了笑脸,突然好似严肃起来,“做人多少总要讲点良心吧?”
共有3人赞这个帖子, 作者威望 +3
松花江上 : 11-02 13:59 威望 +1
如果花开 : 09-12 12:07 威望 +1
紫金梁力文 :禾刀老师做了件很好的事,赞赏! 09-11 18:02 威望 +1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沙发 *   禾刀 发表于 09-10 13:46
图注:“江西”夫妇。摄于2010年4月,牛石村。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3楼 *  禾刀 发表于 09-10 13:53
当我两年半前为“江西”写好这份遗嘱后,“江西”问我有法律效应吗?我作了肯定的回答:有!

摄于2015年4月牛石村。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4楼 *  禾刀 发表于 09-10 17:08
“江西。他出来打拼十头八年后还是回到了他原来的那个家,农具自然没有了,屋子比较显眼的只是多了一部18寸的彩电。他曾在家里摆一个小卖部,卖几包香烟及一些糖果之类。据说曾有个三十多岁的胖乎乎的外省妇女,与他做了几年假妇妻后最终因不堪其穷留下一个年幼的女儿跑掉了。现在他又接纳了一个50来岁外省的女人一起凑合着过日子。按理他应该与大家一样,有幸碰上了开放改革的年代,然而,他个人的命运却没因此而得到多大的改变。

人随着年岁的增长,大概衰老的周期会越来越短吧,几年时间他苍老得多了。嘴角的两腮边,由于大牙蛀空,往里深陷,整块面皮皱褶得象被人揉过的宣纸。说话露出稀疏的几颗的黄牙,给人一种底气已尽的感觉了。我不禁回想起刚到牛石村时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一手捧碗饭,一手拿筷子,双腿屈蹲在门楼外的一条麻石条上,不时斜睨,在偷偷打量与他隔条麻石坐着的我。那时他才二十多岁,灵活得似只‘江西猴’”。(《我曾生活过的那片土地》/禾刀)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5楼 *  禾刀 发表于 09-10 17:13
“江西应该说是农村无产者的一个典型性人物,他虽然还在捱穷,但比起相当一部份的牛石村民来说,他又是幸运的,因为年近古稀,仍老来弥健。据我所知,在我离开牛石仅头十多年的时间里,有十来个村民,不到五十或才五十开外,正值盛年,就匆匆地踏上了黄泉路。比如“安头”、“阿广”,等,很早就上路了。在牛石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关照着我们母子的秀英也仅六十出头就走了。他们,或许仍静静地躺在山岗上;或许早已溶入了泥土,回归了大自然。然而,他们一个个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生存的挣扎和搏斗,至今却仍活鲜地留在我的记忆里。这些记忆已溶入了我的生命,将随着我的生命的结束而消失。”(《我曾生活过的那片土地》/禾刀)
  • 等级:城市猎人(Lev.13)
  • 帖子:470
  • 威望:2513
  • 注册:2014-07-06
你有先见之明,借鉴
禾刀 发表于 09-11 12:32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7楼 *  禾刀 发表于 09-10 19:26
昨天(2015年4月6日),我又回到牛石村探望我下乡时的农友“江西”。 与几年前相比,“江西”的身体太不如前了!说话上气不接下气,手已很难握住东西,因为会不停地抖动。现在,连起居饮食都需要人照料。幸好,他七、八年前才认识的妻子一直守护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他见我后没聊上几句则说:“恐怕时日不多了,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人为我立一份遗嘱。我妻子跟了我七、八年,万一我走了,她怎么办?作为报答,我应当给她留下点东西。这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你太善良了,太为人着想了!”听了“江西”的话,感动之余,心中不禁戚然。


——《冷暖人生》/禾刀
  • 等级:黑侠(Lev.6)
  • 帖子:488
  • 威望:793
  • 精华:1
  • 注册:2012-11-12
* 8楼 *  鹅城纪录者 发表于 09-10 21:25
很好
禾刀 发表于 09-11 12:32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8389
  • 威望:10920
  • 精华:5
  • 注册:2006-04-09
* 9楼 *  阿公山人 发表于 09-11 17:49
随手之劳有功德。
药石 发表于 09-25 09:35

我也来说说
  • 等级:侠圣(Lev.16)
  • 帖子:8778
  • 威望:9594
  • 精华:1
  • 注册:2012-06-21
* 10楼 *  紫金梁力文 发表于 09-11 18:02
禾刀老师做了件很好的事,赞赏!
药石 发表于 09-25 09:35

我也来说说
  • 等级:蜘蛛侠(Lev.8)
  • 帖子:958
  • 威望:1012
  • 注册:2013-11-19
* 11楼 *  药石 发表于 09-25 09:50
图注:1971年,即老毛子最亲密的战友林彪摔死的那一年拍于牛石村。。后面站着的是“江西”,他个子较小,所以站在后面。左边坐着穿白衣的是我。光阴似箭,一晃47年矣!

  • 等级:蜘蛛侠(Lev.8)
  • 帖子:958
  • 威望:1012
  • 注册:2013-11-19
* 12楼 *  药石 发表于 09-25 10:17
46年之后,阅尽世间荒唐事。南湖南苑,快半年没到此休闲之地了。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13楼 *  禾刀 发表于 11-02 13:54
牛石村,2017年春。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468
  • 威望:14134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14楼 *  禾刀 发表于 11-02 14:06
牛石村,2017年春。


  • 等级:蜘蛛侠(Lev.8)
  • 帖子:958
  • 威望:1012
  • 注册:2013-11-19
* 15楼 *  药石 发表于 11-13 08:18
妻子家乡瑶布村儿时同龄的玩伴。除了右二那位读了几年书,其余皆未进过学堂。右一的那位的父亲是当时的生产队长,当她得知林彪出事后,一次异常惊恐地对妻子说:好得林彪飞机爆炸炸死了,不然,他到外国带兵打回来,我们会被打死。妻子说,她听后也害怕了好几天。

图注:2017年8月拍于瑶布村

  • 等级:青铜战士(Lev.18)
  • 帖子:13633
  • 威望:17393
  • 精华:1
  • 注册:2005-06-16
* 16楼 *  夏至 发表于 11-13 15:44
说到林彪带兵打回来,我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放寒假在老家放小鹅出去吃草,因为江边水分多,草比较嫩,因此小伙伴都喜欢把小鹅赶到江边吃草。江边是坝地种甘蔗,我们会在砍完的甘蔗地捡蔗头蔗尾来吃。吃不完的,就藏起来等下次再吃。但是有一天听大人说,有台湾特务会穿着“水鬼服”(潜水服),从水底钻上岸。吓得我们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去江边,连那些蔗头蔗尾也不要了。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