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12247 |   回复:344

苏东坡梦回惠州(民间故事新传)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24
  • 威望:11599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21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10-07 08:24
   重读了冷峻《苏东坡梦回惠州》、《欺古人不会说话》、《摆地摊的菜贩与卖字画的艺人》等几篇“民间故事新传”,认为它们没有违反版规,不应予以锁帖。
   冷文可能婉约地批评本版出现已久的某种风气,但作者没有指名道姓,没有一句含有污蔑、毁谤等字词。至于引起网友议论,而某些个议论或带有讽刺性质的字句,那就删那个帖子好了,何必锁住主帖?
   不过这么一锁,倒使个别“观里”露了脸。哦,原来如此!何许人也,仍捉摸不定。


冷峻 发表于 10-08 17:09

正解,谢居士

荔浦碧野 发表于 10-10 12:15

“但作者没有指名道姓,没有一句含有污蔑、毁谤等字词。”唔,不是白纸黑字写着”东平村“”梁屋”“一 读书人”……等等字词吗?还涉嫌影射“梁姓”族人呢。

冷峻 回复 荔浦碧野 发表于 10-11 13:45

真可笑,东坡画庐教习,就是“影射现东坡画院教师”、“东平梁姓”涉嫌影射“梁姓”族人了?按这糊涂、荒诞的思维,作家写民国特务头子毛人风,就是涉嫌影射中国毛氏(包括现代毛伟人)?

冷峻 发表于 10-11 13:55

这种文革红卫兵们批评、打倒文教、文艺界等的教师、作家、诗人、艺术家等的下流手法,今时的人还有在用吗,我还没想清楚

荔浦碧野 回复 冷峻 发表于 10-11 15:33

天知!地知!你知!老实、聪明智慧、正义、正理、正派、正常的人知!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24
  • 威望:11599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22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10-07 08:27
十二楼:

   “民间故事新传”也是一种文艺式样,只要把握得好,多带点趣味性和幽默感,亦能受到读者欢迎。然而以苏东坡为题材难度较大。苏轼的人生事迹,国人皆知,惠州人更知。东坡寓居惠邑三年,除了文章诗词为人所知外,他怎样饮酒吃饭也被人传说。更有甚者,连王朝云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裳都有人“忆述”……。
   诚然,既是“故事新传”就不必事事考证。如果时时件件都据实行文,那就不算创作而是“炒学者们的冷饭”了。
   想象须合符生活逻辑,描写不离文化性格特点和地方风情特色,语言古今“焊接”无缝……等等,不容易!稍有疏漏或“不符”就会遭人挑剔讽讥!我看老冷还是有勇气的。


冷峻 发表于 10-08 17:10

写好难度真大

我也来说说
  • 等级:小飞侠(Lev.10)
  • 帖子:1537
  • 威望:1682
  • 注册:2014-02-04
* 23楼 *  一列火车 发表于 10-07 08:41
古今故事传说乎
冷峻 发表于 10-08 17:11

闲谈

我也来说说
  • 等级:蜘蛛侠(Lev.8)
  • 帖子:1002
  • 威望:1060
  • 注册:2013-11-19
* 24楼 *  药石 发表于 10-07 08:59
除了那些留传下来的诗文实为苏轼本人所作外,其余多为后来者根据一鳞半爪的“史料”捕风捉影的杜撰,信不信由你。但这无防,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试想,搞政治的人,除了大道理有几句话是真的?可悲的是,人们却往往信以为真。通观历史,文人,多以造假为业。
冷峻 发表于 10-08 17:14

文学与史学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也来说说
  • 等级:蜘蛛侠(Lev.8)
  • 帖子:1002
  • 威望:1060
  • 注册:2013-11-19
* 25楼 *  药石 发表于 10-07 11:16
何谓惠州文化?越说越糊涂。在诸多的说法当中,苏东坡来惠近三年所营造的文化现象被称作惠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大家比较容易形成共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苏东坡死了九百余年,离我们时代久远,与我们没什么利益冲突,容易得到一致认可。当然专家论述时或多或少还要顾及到是否影射到现实和当局,否则需作适当“修正”。至于其它,比如东征、东纵,是否也构成了惠州的文化现象呢?当然是,但说也代表了惠州文化,则另当别论了。

古云:“士当以器识为先, 一命为文人, 无足观矣!”
冷峻 发表于 10-08 17:16

古人说得好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24
  • 威望:11599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26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10-08 08:36
愚以为,十八大以来,“士当以公道文明法治为先”。中国人对“文人”的概念历来持不同看法。“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是总书记多次强调的要旨。
冷峻 发表于 10-08 17:17

做到不容易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27楼 *  冷峻 发表于 10-08 17:19
(续上)

西山脚下北面与王朝云墓前的一个坳弯,旧时为湖滨洼地。现在人们在这建了个东坡纪园。园内立有“东坡咏月”雕像及“东坡垂钓”、“东坡听琴”、“东坡酒醉”等生活图雕,还有当地书法名家书东坡诗文石刻数幅。园内路边有不少卖字画的地摊,字画内容当然少不了东坡诗意图解。
不说东坡此时游观如何感受到惠州城民对他的崇敬,只说东坡留意几个地摊销售的多位书画家所作数幅东坡诗意图解字画。东坡捋须品读,这些字画给他总的印象是还过得去,看来作者是食过夜粥的(惠州话俗语,意即苦练过功夫)。但有一幅“东坡品荔图”使他感到惋惜——人物形象、神态与周边花木、石墩等物象,情景协调得还过得去;线条粗细勾画及色彩浓淡处一理的还算得体。最明显败笔的,是画中人物手捋的一摞荔枝:果粒尖长,果壳布满长长的毛剌。
“这是将荔枝画成蓖麻啊!”口直心快的东坡禁不住嚷道,“看来这画的作者基本功还要加强哇!”




东坡以他曾有作画活动的经验,他觉得作画不仅要有艺术的灵感,还需象治学一样的严谨态度和所扎实的临摹功夫,而后者重要的一环,就是对生活的留意观察。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8397
  • 威望:10931
  • 精华:5
  • 注册:2006-04-09
* 28楼 *  阿公山人 发表于 10-08 21:13
今年国庆长假我怕堵车,选择在家梦游,想不到苏东坡老先生也喜欢梦游,呵呵。
冷峻 发表于 10-10 02:14

听邻居说八月十五晚上半夜本要从广州赶回惠州赏月的,因路塞在下半夜才到家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29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1 13:59

(续上)
东坡记得当年拜访朝宰王安石时不遇,却看到安石书案上留有一纸诗稿,诗中有“月明叫树上,黄犬睡花芯。”句。东坡认为“月明”不会“叫”,“黄犬”这么大,怎能睡在小小的“花芯”里面?因此,他立即挥毫,把诗中的“叫”字改为“照”字,把“芯”字改为“荫”字。改后,东坡便自以为是地走了。
王安石从外地回府,见自己书写的诗句被改,甚为不快,即时追查涂改之人。当王安石知道对联是苏东坡涂改后,觉得东坡文学虽是奇才,但生活阅历尚不深厚,立即上奏皇帝,外放东坡到江南做州官。东坡对自己被贬十分不解,到江南后借游山玩水以解心烦。
一天夜间,东坡带着书童,在当地一位乡导的引领下,乘着月色游玩山水。当他们在山道边一棵大树下坐石休息时,明月正当空、银光满地,一只小鸟在树上唱得非常动听。东坡心动了,忙问乡导说,这是什么鸟啊?乡导说,这是一种名叫“月明”的小鸟,专爱在月明之夜鸣唱。东坡听说,若有所悟。他无意中在岩石边摘了一朵野菊花,拨开花瓣看时发现有很多小虫团聚在花芯上,便问乡导那是什么小虫。乡导笑着说:“黄犬虫啰。苏东坡听乡导这么说,恍然大悟。他始知在京都时错改了王安石的诗句,实是说明自已对生活的留意观察不够深入啊。前事不忘,后事师之,从此东坡的诗词书画等作品更上了一个台阶。
东坡回忆了这件小事后,他希望这对后人行事有所启发。
灌阳胡师公 发表于 10-11 15:09

拜读

冷峻 回复 灌阳胡师公 发表于 10-11 15:15

正如老作家枫林居士说的,不好写,写写停停

王任洪 发表于 10-13 18:25

苏东坡也有阅历浅的时候,何况平常人乎

冷峻 回复 王任洪 发表于 10-15 02:22

是这样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0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3 18:01
(续上)

走过旧时湖滨洼地,沿石道拾级而上,再左拐十来步便是六如亭和王朝云墓了。时光流逝将近千年,这亭墓如初,墓地维护得如此整洁,可知惠州今古城民是如何敬崇朝云啊!东坡此时的心情可谓是千纠百结,“剪不断,理还乱”。这也正似今人的歌所唱的那样: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深情,忘不了你的好……”
东坡一生仕途多蹇,陪伴和见证他这一历程的女人主要有“三王”。
“三王”之首,即王弗,操行可用一个“义”字来概括。东坡十九岁时,娶眉州青神王方的女儿王弗(十六岁)为妻。这一时期,东坡求学,中进士,做过地方和京城小官,为个人前途奔波,与妻子王弗离多聚少。王弗对见过的人的认识,有过人之处。她每与东坡相聚,总不忘告诉他:这个人厚道忠直,可与他交往;那个人虚伪滑头,可不与或少与交往。她常常担忧夫君常年在外不能应负复杂的官府世事。在东坡的家事里,王弗担负支撑家庭生活的重任:瞻养双亲、幼子及关照东坡两个弟弟等。过重的操劳和忧患,王弗在东坡三十岁时就患病在京辞世,时年方二十七岁。东坡对此既心怀内疚又无可奈何命运的安排,他深情写了悼亡妻词《江 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1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5 02:22
(续上)

“三王”之二,即王闰之。东坡元配王弗辞世三年后,东坡再继娶前妻的堂妹王闰之为妻。
东坡在朝初任监官告院,兼判尚书祠部,因言语与宰相王安石不合,于三十七岁时外迁杭州,任杭州通判。在杭三年后,又改守密州三年。元丰元年,再迁守徐州。其间,东坡因防河治水有功,一度得朝廷赏识,大有官升之势。谁想二年后东坡迁知湖州时,却因“乌台诗案”入狱:朝中奸佞寻摘得东坡咏赞桧树的诗句“根到九原无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便奏告皇上,说皇帝是天上飞龙,苏东坡自比潜龙,隐怀篡逆之心。皇上一时不察,怒命狱官将苏东坡捕入监牢,等候刑决。东坡命悬于一丝。
东坡的继妻王闰之是个很有性格的女人,她一边责怒东坡口舌惹祸,一把火烧了东坡的诗稿;又一边竭尽全力,利用王家的社会关系(王安石、王安国兄弟家族等),四处活动,疏通关节,使皇上明白苏诗原义,将东坡拯救出狱。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5 14:39


ID网友这些资讯非常珍贵,留下唐、罗、周等人在某山人的唆使下,假公道,串通一气对我进行抨击的记录:


呵呵,冷老师最近可是文风突变哦,,也是,良药苦口,那些毫无原则一味奉承之人才是真正损友陷人于不义呢,想来冷老师已是深有感触了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3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5 14:44
谢谢ID网友引来的民间文艺家协会、作协群的这些信息。我不想与在群里论争,唐、罗、周等的言论,反映他们的文化修养就是这个水平了,我有必要论争吗!姓唐的貌似平公平,其实不过是受某人唆使,凭官任威风乱发言而已,我曾在群里提出的文艺理论问题,他根本不敢面对,他还对某残人指名道姓骂我是疯狗的言论装聋作哑,还标谤什么公平、平等、尊重、包容、斯文等话。如果有一个真正公平、自由论争的的平台,我接受他们任何一个的挑战。
姓周的,有惠东考古及语言研究一定专长,但于文艺理论研究是半桶水的,最近出了本梁化方面的探论书集了不得了,就不究事情的详细而横加指责,实属可笑。至于那个姓罗的,不知有什么文艺功底也来说话,所谓打屁都无力。理不辨不明,最好能在西子平台自由论解。
“拿别人身体的残疾去隐讽是极不道德的行为”、“包容尊重,取长补短是该有的艺德”、“自以为是,评头品足,含沙射影有辱文艺批评是做人大忌”。这堂皇的批评,西子网友都懂。问题是,谁这样做的?故事中的残人是现实生活中的谁?在我的发言中从没确指是谁,是谁对这类的话题心虚了而耿耿于怀?不言而明。这正如某文学作品中写了一个虚构的偷鸡贼事情,而生活中实际的偷鸡贼就认准了是写他!
文革年代,红卫兵为了打倒刘少奇主席,首先将“叛徒、内奸、工贼“之名强加在刘少奇主席的头上,然后拼集所谓的证据进行批判,大有义正词严,论证严谨之势,但这一切最终都是白费努力,历史还了刘主席的清白。
唐、周、罗等的的所为,手段与当年红卫兵的手法如同一辙,令人为之汗颜,换句话说是黔驴技穷!
踏雪无涯 发表于 10-15 14:55

正是出身文革年代的当红小生

冷峻 回复 踏雪无涯 发表于 10-15 17:55

乱世多异象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4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5 14:57
(续上)

东坡出狱后,继妻王闰之不离不弃。不但全力负责和照顾东坡的生活,还将东坡前妻所生的迈儿视如已出,还悉心关照东坡的弟弟等家人。王闰之虽然曾一怒之下烧过东坡的诗书文稿,但过后对东坡的文学创作极力给以钱财等物质方面的支持。东坡被连削两官职,以水部员外郎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名义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六年后的元佑元年,王安石卒,旧党得势,东坡已五十一岁了,才被招回朝廷,由起居舍人迁中书舍人,又迁翰林学士制诰,一时位极人臣。元佑四年,东坡出任杭州知府。元佑六年,被召赴阙。次年,任颖州知府,不久以兵部尚书召还。元佑八年,任端明、侍读二学士,兼礼部尚书。东坡时年五十八岁,于仕途来说,可谓是人生颠峰了。于文学事业上说,创作了大量的诗词章赋及少而精的画作,已成朝野闻名的大家。不幸的是,东坡的继室同安郡君王闰之这时却卒于京师。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19913
  • 威望:26048
  • 注册:2013-12-05
* 35楼 *  微音1628 发表于 10-15 15:14
冷老师写起小说来了,真棒!
冷峻 发表于 10-16 20:32

谢谢,写写知道的事,与大家共享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6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6 20:33
(续上)

东坡的仕途起落跌宕,既给继妻王闰之有荣耀、喜悦、平静,但更多的是委屈、忧郁、和奔波。东坡记得,每次外出游玩,她耐心候之;东坡生气动怒,她好言慰之;东坡友来,她斗酒馈之;东坡厕身欢场,她定心待之;东坡醉酒,她提而醒之;东坡官道犯疑,她助谋划之。总之,她是东坡患难与共的良妇贤妻。正如东坡《祭同安郡君文》所记:
昔通义君,没不待年。嗣为兄弟,莫如君贤。妇职既修,母仪甚敦。
三子如一,爱出于天。从我南行,菽水欣然。汤沐两郡,喜不见颜。
我曰归哉,行返丘园。曾不少须,弃我而先。孰迎我门,孰馈我田。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7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8 01:29

(续上)
“三王”之三,即王朝云。她留给东坡的记忆可用一个“爱”字概括。朝云是钱塘人氏,是名妓丁婉卿的歌妓。钱塘自古多佳丽,自南齐苏小小以声色才情为天下名流所狎近,及后钱塘以歌乐为职业的佳丽相继辈出。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多次观赏营妓歌舞和为营妓赋诗。东坡通判杭州,在一次朋友聚欢的宴会中初见王朝云,当即为她的风姿和才情色艺所倾到:身舞如柳,容貌可人,歌声婉转,目以传情;更出色的是,朝云琴弹古之名曲,深明曲中意韵,将古人的情思表达得活灵活现。
熙宁七年五月,东坡受命移知密州前,从名妓丁婉卿处将朝云买下收为侍女,朝云时年方十二岁。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8楼 *  冷峻 发表于 10-19 21:35
(续上)

东坡是个风流才子,又值年富力强,身边的侍女自然不少。有一天,东坡饭饱酒足后,边走边抚着腹部笑对几个侍女说,你们猜猜我腹里装着些什么?
“都是好文章!”一个侍女抢先答道。东坡不语,摇了摇头。
“满腹都是高深的学问!”另一侍女也不甘落后地说。东坡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轮到朝云回答了,她不紧不慢地说:
“依我看哪,学士满肚皮装的都是不合时宜的东西!”
东坡听了,不禁抚腹大笑了起来。他想,这几个侍女都很聪明,回答的其实都是得人喜欢的话,只是朝云更显得慧敏和懂得苏某的心思罢了。东坡从此将朝云视为红颜知已,也一直将她留在身边,疼她、护她、怜她。
东坡每有新词作,便让朝云弹唱。东坡能从中闻知自已词作的得失,从而使它更趋完善。
熙宁九年,即东坡知密州的第三年,东坡忽患了一场大病。朝云不辞辛劳,悉心护理,日夜相伴。东坡心感不已,病愈后便产生她由侍女纳为侍妾的想法,并将它告知妻子闰之,征得了妻子闰之的同意。
熙宁十年,东坡移知徐州。逢河决澶渊,东坡亲率军民防洪,徐州得以保全,获朝嘉奖。次年(元丰元年),东坡在徐州建黄楼,重阳大会宾客。这年,东坡四十三岁,正式将朝云纳为侍妾。时朝云十六岁,已到古时认定女子成人婚嫁的年龄了。从此,两人以夫妾生活在一起,相亲相爱。不管东坡仕途升沉如何,夫妾休戚与共,不离不弃。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902
  • 威望:26836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9楼 *  冷峻 发表于 10-20 23:29
(续上)

东坡记得他与朝云洞房花烛夜之时:婚宴散了,已被送入洞房的朝云却跑到院中荡秋千。她一边调皮地轻轻摇晃,一边不停地向东坡眨眼。东坡心里笑了:“这是爱妾向他挑战呢:你不咏出好的小诗,我就不跟你入洞房!”
东坡一手捋着长髯,一手持着杯酒,含情脉脉地望着朝云,一首《春夜》绝句顺腔而出: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朝云将秋千停了,却还不落下。东坡略沉思一会,又咏出小词一首《虞美人·持杯遥劝天边月》:
“持杯遥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
持杯复更劝花枝,且愿花枝长在,莫离披。
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
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
朝云听罢,移步紧抱住东坡,心如霜雪融化在温暖的春天里。(这节小故事情节参考老圃园子《苏东坡爱谁碍谁》。在此注明,表对故友的记念。)
  • 等级:青铜战士(Lev.18)
  • 帖子:4786
  • 威望:17078
  • 注册:2009-03-19
冷峻 发表于 10-21 20:57

谢谢赏评

我也来说说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