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52782 |   回复:529

苏东坡梦回惠州(民间故事新传)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1楼 *  冷峻 发表于 前天 03:13
原水北荔浦风清处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2楼 *  冷峻 发表于 前天 03:19
水北沙滩旧景(西友全哥拍)



中庸之道99 发表于 前天 13:26

这个沙滩消失了,很可惜 !

冷峻 回复 中庸之道99 发表于 今天 00:55

或许以后江放水会出现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3楼 *  冷峻 发表于 前天 03:32
小孩玩沙图照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4楼 *  冷峻 发表于 前天 03:41
巧借东坡扬名(民间故事新说之一)

传说明洪武初年,惠州府永安山村有一患有脑疾(民间习惯称为脑残)的青年,谋生幸得官府优惠照顾,三餐一宿已有着落,自不在话下。
俗话说,饭饱思咏欲。脑残毕竟还有几分不残的天份,靠着忍耐,竟学成几成的书画技巧。无奈资质平庸,手法呆板,书画欺神骗鬼还可以,要得民间欣赏则相差太远了!脑残为此常悒悒不乐。
有一天,脑残行于归善县城东坡故居嘉佑寺门檐下,一砣白鸽屎忽落在他的头上。他羞赧之时,却顿生几分灵性:
“这不是上天给我的智慧启迪么!”
于是乎,脑残搭起了东坡画庐,又搜东坡寓惠中百首诗词——虽其本人文化素质低下,不知古人风俗及诗词所表何意,但装模作样画上些屋舍山水,却也可胡弄不懂字画欣赏的人。于是乎,谬种流传,一时东坡诗画正宗传人之桂冠,竟如期所望挂在脑残的头上。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5楼 *  冷峻 发表于 前天 04:09
砚肉炒韮菜




  • 等级:论坛游民(Lev.1)
  • 帖子:111
  • 威望:172
  • 注册:2017-06-06
冷峻老师是搅屎棍,风情版的沒落你功劳没有第一也是第二。
踏雪无涯 发表于 前天 17:21

不对,第一非子宫山人莫属。

妮维雅一点 回复 踏雪无涯 发表于 前天 17:53

此言差矣,没他在卖瓜,大伙有这么多的在此版吗——起码俺就会来少80%(俺可占了这旮旯的17分之1的额的

踏雪无涯 回复 妮维雅一点 发表于 前天 18:40

子宫山人就象马戏团的小丑,又搞笑又难看。

妮维雅一点 回复 踏雪无涯 发表于 前天 23:25

他搞笑,你(们)捧哏,那就热热闹闹、欢欢喜喜,比“德云社”强多了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7楼 *  冷峻 发表于 前天 18:47
(续上)

童子们纷纷嘻嘻笑了起来,七嘴八舌地说:
“听大人说,这条东江河里住有妖怪,每年的夏秋时节会发起洪水,浸淹我们的田地、道路和屋子。”
“我们滴成的宝塔就要镇压河妖,不要让它做坏事!”
“这条东江河通入大海,大海里住有海龙王。”
     “海龙王生养有很靓(美丽)的小龙儿,我们滴成的沙楼迎接她来居住。”
     “海龙王是管一年四季落水(下雨)发风(刮风)的,我们把他小龙女接来,住在我们滴成的宫楼里,海龙王睇(看)了就会钟意(喜欢)。”
    “海龙王只要高兴了,就会按我们的要求呼风唤雨,使我们村里的禾谷、豆薯都获得丰收!”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8楼 *  冷峻 发表于 前天 23:50
(续《冷峻诗文小集》飞花逐日辑)

十二、做得死死,无当其马下髀
“死死”,作“辛辛苦苦”解;“当”,“比得上”;“马”,张开,现代汉语很难找到原字,这里采用近音字;“下”,“一下”,即“一次”,数量词;“髀”,“大髀”,“大腿”,即人之双腿。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我们这些人)做事做得辛辛苦苦的,所得到成果或报酬却比不上他(或她),因为他(或她)只要轻松地把双腿张开一次,就得到了。
这句惠州话使用时,有下几种情形:
一、用在好友之间,作为一种戏言,增加诙谐感,如“外(我)做得做得死死,无当你马下髀”,意说自已时运不济,而你的运气好。
二、用在他人或不甚友好之人,则表达因其轻而获得成功且远远超过自已,而愤愤不平。
三、用在人们所卑视的社会腐败现象方面,则又是另一番意义了。
以往,不管是农村、工厂、机关、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这一社会现象:一些无甚文化、工作能力之女青年,因为其美色献与其领导所“食”,于是乎数日之内就从普通群众升为“妇女队长、副书记、出纳、秘书、主任”等。现在经济建设时期,也不乏其事。比如某些企业,一些女子,讲文化不到高中;讲经历,参加工作也是年限不长;讲工作能力也平平而已。但其以女色投企业老总所好,于是乎轿车有了,豪宅有了,什么“副总经理、部长”、“秘书长”、“总办助理”、“总办主任”之冠也相继挂上。
故“做得死死,无当其马下髀”这句话也就是对不耻以出卖肉体求荣及以权财谋色的社会腐败现象进行鞭达和讽刺了。
  发表于 2010-01-16“家乡风情”版内

十三、恶过鬼,毒过蛇,狼过日本仔
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个(些)人比鬼还凶恶,比蛇还狠毒,比日本鬼子还凶狠残暴。
这句惠州话简明扼要、通俗易懂。使用对象有二:
一、用在好友之间,作戏语,也示双方之无间隙,直话直说。如“你恶过鬼,毒过蛇,狼过日本仔,还要劝我多饮一杯酒呢,想我醉倒扒在地啊!”
二、用在敌对方面,对语及对象品行之败坏恶劣作了深刻的揭露,可谓是匕首与投枪。如“刮民党恶过鬼,毒过蛇,狼过日本仔!”
句中,“恶”、“毒”分别是形容词活用为动词,“狼”是名词活用为动词;句式为排比句,极具气势。这与古汉语中相关的部分风格一致。“鬼”与“蛇”,是惠州人自古及今具憎且怕的物象。
整句话体现了惠州话是对惠州古文明的传承和自身发展的特点。这里需说明的是,后一分句是近代才出现的。近代惠州沦陷,日本侵略者在惠州西枝江边血屠惠州平民,虽然现政府未在其地立祭祀警世碑文。这举措是否失当,姑且不论,但惠州人对日本侵略者的兽行却是心中有“碑”的------这似乎不是本文要说的话题。仅就原话后分句而言,说明惠州话也在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所谓惠州话“将要绝种、消除”论,未来将会作出有力的回答。一句话:惠州话流传数千年,至今仍存在和使用,其无限的生命力绝非偶然。
发表于 2010-01-19“家乡风情”版内

十四、巨察喜人富,蠄蟧博人亡
惠州话“巨察”,取近音字,指“蟑螂”;“ 蠄蟧”,取近音字,指“蜘蛛”;“博”,惠州话把“希望”称之为“博”;“亡”,亡去。
句意是:一室之内,蟑螂喜欢室主人富有,蜘蛛则希望室主人亡去。
因为其富有,蟑螂觅食容易,生存条件也就较充裕了。蜘蛛就不同了。因为它觅食,须在室内结网以捕蚊蝇。但每逢室主人搞卫生,就把蛛网除去,使它生存在不得安宁。但如果室主人亡去,那它生存就不受惊扰了。
以上这句话,是我旧同事张仕稠先生曾说与我听的。
张仕稠,原汝湖某小学校长、惠州市(老市,即今惠城区)农业技校初创办时临时负责人,该校为正式中专学校后,任总务主任,我曾任教务副主任。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病卒。其一生坎坷,文革时因家庭是地主成分,曾进“牛棚”,家人亦受累辱。先生毕生教书育人,桃李芬芳,素为人敬。
上句惠州话应是其在“牛棚”时观察所得。至于其意指于何,恐只有其本人才体会得到了。在此之机,也深表对张先生的深切怀念。
发表于 2010-01-20“家乡风情”版内

十五、大蛇屙屎搭住架
大蛇屙屎,喻大场面或大世面。见过大场面或大世面的,即谓其见过大蛇屙屎了。民间传言,大蛇排便时,往往先用身段盘成一个架势,即所谓“搭住架”,以利其排泄。上面整句话意思则指做某种大事情时而作出的相应准备工作。这句话在实际的运用上,却常常用作讥讽“小题大作”之举。如:叫你过来帮下手,你却大蛇屙尿搭住架,全村上下去找人帮忙。
说起上面这句惠州话,倒使我想起初听其说这话的人----“老姐公”。
惠州人习惯将母亲的父、母亲各称为姐公(外祖父)、姐婆(外祖母)。我所说的“老姐公”,其实是我初中同学陈某的姐公,惠州市(老市)柏冈人,其姓甚名何,村人多不知,概称其为“老姐公”。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因我与陈姓同学要好,常到陈家玩,故而能知“老姐公”一些趣谈趣事。
“老姐公”有几奇:
一、长相奇。猴子脸,留着山羊胡,双眼突而大,却一副乐天慈善神情。身材矮而瘦削,骨架隆起,背略驼,肤色赤紫。
二、吐谈奇。此老目不识丁,但天南海北民俗风情、三国演义及隋唐乃至民国故事,细细道来,引人闻而不觉乏。上面那句话,也就是那时从其口中听来的。我曾问:你见过大蛇屙屎吗?其答曰:这就是大蛇屙屎。那时,我是不解其意的。
三、穿着奇。其时据陈姓同学说,“老姐公”已有九十高龄,但一年四季,银发当帽,一短裤,一单长袖衫,胸前从不扣钮,也从不言寒暑。
四、行为奇。旧时从柏冈到水北村,行老广汕公路,近有二十多公里,中经乌石长山坡、三角湖山地,步行当车,苦累且不说。此老每来水北村,必带粮物或家禽若干----或是一篮蕃薯,或是一大布袋糯米,或是几只鸡、鸭之类,以让外孙辈有食。俗话说,千里棉花担成铁。但此老不是用扁担挑。而用一木棍拄着,物件在背后,双手握棍在前压着。且每次到来,总在早上太阳初升之时,气不喘,一副乐呵呵模样。此外,一般外村人到其外孙家,邻里或有纠纷,只作壁上观。但此老每逢之事,必出面以理善言排解,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由是村上村下莫不敬之,但都称其为“老姐公”也。
上世纪七十年代未秋之某日中午,我从城里回村时,刚在渡口所下车船,就遇到“老姐公”上车船。打过招呼后,他告诉我说,刚从外孙家出来,要到城里卖些日用品。我上岸没几步,就听船上哗声一片。回头一望,竟是车船一青年工人不让“老姐公”乘船过渡----那时惠州大桥未建,所有来往广汕车轮,都要乘车船过渡;非车乘人员,一般要坐横水渡过东江的,但车渡也常允许行人乘渡,因为那时工人也知农民生活不易。工农情深嘛,故常开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下,可能是这青年船工有点“沙冷硬”(不通人情世故,爱逞已能),既见“老姐公”一副乡下佬之相,且欺其年迈,就口出粗言,又用手推其上岸。“老姐公”不愠不躁,一手拄棍,站立言辨,青年船工竟不能动其丝毫,故船上乘客一片喧哗:多有为老人鸣不平者,亦有少数好事鼓动者。这青年工人此时羞怒相加,就双手夺握其棍,猛力往后拉。我见此状,欲去劝拆。不想“老姐公”下势一沉,双步变为“不丁不八”,却将手中木棍一送,那青年工人竟往后跌出数丈之远!而“老姐公”也顺势亮个架掌握拳之姿。观者发出一片叫好的声音及笑声。这时船长从机房赶来,问清事起,狠狠训了青年工人几句,向“老姐公”顶顶姆指,又握了握老人家的双手,慰言几句。此事也就过去了。这个真实的故事,也就一直在水北人中传扬。
但我从那以后,再也未见过他了。“老姐公”活了多岁?现是否还在?如我有缘见已去东莞工作的陈姓同学,定问个清楚,使事有始终。
  发表于 2010-01-24“家乡风情”版内
十六、肚里藏飞机
这句惠州话可是现代水北小学二年级学生们的集体创作!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正是批林批孔运动轰轰烈烈进行的年代。如同以往历次政治运动一样,市里组织的运动工作队也就应时进驻水北村了。但初开展之时,情况却不如以往顺利。批林彪----以前曾把林吹得为毛泽东之后的第二人,现要把他打倒在地再踩上几脚,出尔反尔,村民们心里反感,故不乐意为之。批孔老二-----懂得一点“之乎者也”的,为数不多,且知孔子是至圣先师,敬之不及,何而去批判!而大多数村民又对孔子这二千多年前的人物知之甚少------你说“克已复礼”,他们就跟你说“蕃薯附(芋)仔”。于是工作队就另辟溪径了----从学校入手。
学校毕竟是文化传承的地方。报上载的,新编的小册子,都可作出墙报等宣传之资源。于是,这运动也就似模似样开展起来了。为了使其轰轰烈烈,工作队就让学校组织一场“批林批孔文艺汇演”-----从小学一年级至初二(附设初中班),各班级都要出一、二个节目。其时水北小学二年级班就以集体表演唱“批判林彪孔老二”的歌曲为该班级参演节目之一。记得其歌词有“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鼓吹克已复礼,肚里肚里藏诡计”等之句。在节目排练时,小学生对“克已复礼、诡计”之类不知何物,故就凭其所熟知的物名代之。虽经老师纠正,一、二个学生出队试演唱可纠,而整体排练却又如前面所述。原来,这些小学生在那些年代撒野惯了,都是古灵精怪的,对某教师如有不好感,就喜欢反其意行之。眼见表演期限将至,该班负责教师只好将此情况向工作队汇报。答曰:无妨,能成功演出就好。
“批林批孔文艺汇演”如期进行。水北村一至七生产队全体社员都汇集到“三王庙”(据云为唐朝时所建,水北搬迁时毁,其址在东江公园中心广场处,现已无其存迹)前草地观看。汇演结果,这小学二年级的“批判林彪孔老二”节目表演获得空前成功:全场一片叫好,且报以热烈掌声,经久不息。记得其班唱出的歌句有:林彪孔老二,都是大肚脐,鼓吹好死无死,肚里藏飞机!”
文艺汇演结束不久,工作队向上面汇报工作,有“我队批林批孔运动工作进展突如猛进,广大贫下中农、学生踊跃参战,形势喜人”等语,自是不在话下。
发表于 2010-01-26“家乡风情”版内

十七、等人见久,等食觉羞
与人相约,已过约见时间,那怕只有十来分钟,你是否觉得好象已有半个钟头以上了?或你到主人家作客,已到开饭时间了,主人迟迟未开饭,作为客人的你,是否感觉很不自然,以至有面红的意识?现在再来品味“等人见久,等食觉羞”这句惠州话,你不觉得它是对人情世故的贴切描绘吗?我记得上辈对下辈约见他人或是请他人来家做客时,总是不忘用这句话劝戒的,意为做人要守信守时、待客要热情周至,不要怠慢客人也。
也许有人说,别老说惠州话好了,谁都知惠州话常带“吊”的!这我不否认。
曾记得本世纪初,惠州大学李靖国教授在“桥西升平苑竣工庆典暨惠州市惠城区争创文明城市演讲比赛”时讲话中指出有“惠州话中有很不文明的”之语。诚如所言,但我觉得,惠州话如同其它所有方言一样,那都是客观存在的。谁敢说那一种方言不存在不文明的成分呢!
少林工夫风靡世界,其实战技能自是不可否认。但现在表演套路中,一些阴狠实用的招式就被删除了,使人很怀疑它的真传能否为后人继承。相反日本少林拳法就保留了这些招式,如“挖眼”、“撩阴”等,虽在比赛时不用这些招式直接打击对手,却也做出这些招式示意,这就使少林工夫得以真实下传。这使我想到对方言中所谓不文明的部分,是否也该采用与其相类似的态度和做法呢!
发表于 2010-01-28“家乡风情”版内
(待续)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9楼 *  冷峻 发表于 昨天 14:48
上“肚里藏飞机”这篇录入《闲话惠州方言俗语》一书时未能得上面审批通过,遗憾。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30楼 *  冷峻 发表于 昨天 14:52
审校批语是谈民间方言不要涉及政治,呵
  • 等级:高级版主
  • 帖子:105298
  • 威望:120855
  • 精华:33
  • 注册:2004-04-01
* 331楼 *  东江散步 发表于 昨天 15:09
赞助一张沙子滴城堡,时间:2004年10月,地点:东江化肥厂外沙滩




冷峻 发表于 今天 00:51

珍贵,谢谢版主。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32楼 *  冷峻 发表于 今天 01:01
(续上)

东坡听着童子们你说我答或你说我补的话语,觉得童子们有着神奇的想象和美好的心灵。他抬眼看了看悠悠的江水,江水浮动着悠悠的白云。在一片金黄的沙滩,有一群快乐的童子。这真是一幅充满诗情画意的生活图景啊!东坡正要咏诗以记,却听得童子们齐声唱起了他们的歌谣《滴宝塔,滴宫楼》(水北民谣):
其一
东江边,沙金黄,
秋风送爽浪轻摇。
小朋友,快快来,
捞起水沙滴塔楼。
塔楼滴成做物惹(什么)?
放在河边镇河妖。
无好让佢(它)发大水,
浸人屋地浸路桥。
     其二
东江边,沙金黄,
秋风送爽浪轻摇。
小朋友,快快来,
捞起水沙滴塔楼。
塔楼滴成做物惹?
迎接龙女新居乔。
龙王睇了都钟意,
风调雨顺谷丰饶。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197
  • 威望:2713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33楼 *  冷峻 发表于 今天 01:16
(续上《冷峻诗文小集》飞花逐日辑)

十八、杨坤如儿子内弟----戴宪文先生小传
宪文先生,吾表兄也。惠州汝湖望江村人,生于民国二十六年(1937),现在香港某慈善机构就职。已丑年十二月辛已,文兄受海外杨女士之托,专程返惠,访于惠州名画家黄澄钦工作室,代杨女士向惠州文史专家何志成先生致谢。盖因杨女士为民国时守惠杨坤如将军之后人,自杨将军兵败逃居香港病卒,杨女士及其家人偶在海外读到何先生有关《杨坤如将军守惠》一书,为感其以史为据、还杨将军历史本来面目之客观公正耳。
文兄之父戴柏龄,为杨将军麾“五虎”团长之一。因在第一、二次守城保惠,勇挫东征军有功,有将升师长之势,却反遭同僚骆凤祥诬其通共,以致杨对其猜忌。柏龄被迫辞退,避至梁桂平处。经梁与杨商讨,遂不究。然柏龄终不再在军任矣。在此期间,杨母见说柏龄之女甚贤慧,便要杨之子娶为媳妇。杨将军是孝子,安敢不听慈母之言?于是杨戴两家又成亲家焉。
柏龄军任期间,曾在一风雨交加之日,于水北横水渡处见一妇人抱子悲啼。问之,告曰:小儿急病,需到城中就诊,然船家嫌天气不隹,不渡也。柏龄甚怒,叫手下将船家找来,亲送该妇及其子至城中诊治。不久,柏龄将惠州菜行码头(桥东市场江边处为其旧址)卖下,专嘱船家曰:从今之后,凡有急难之事欲渡者,莫管天气怎样恶劣,都要尽力为之。否则,此渡口不为尔等所用!
杨将军兵败逃居香港后,柏龄在惠任巡官,为维护城中民生秩序,尽其职守。惠州解放不久,为新政府以“反革命罪”被镇压。时城人及家乡汝湖望江村人皆曰:柏龄是好人,惨哉!
文兄至解放后,由于是“反革命家庭”,当时的社会政治气候,也就注定其命运之坎坷多难。先是以“反革命之子”遭歧视、受饥挨饿度过少年时;及进入青年后,又被强加以惠州“反共地下救国军司令”之名,蹲牢房。上世纪六十年代,乘“惠州香港大逃亡”之机,逃居香港谋生。不久,文革风起,如其在原生地,真是“不死都剥两层皮”了。
文兄到香港后,遵其父生前所嘱,“不入公门,不下地狱”,也曾拒绝台湾当局以官职厚禄相诱。所在香港谋职机构,以其“三公”(公平、公正、公道)和“三本”(本钱、本事、本心)处世行事,多获主事者及同事、朋辈等誉称。
文兄事有所成,不忘对家乡建设的关注与支持。捐赠及赞助邻里自不细说,就以惠州江北片数座寺庙中唯一一座能以文物保留下来的望江“康王庙”为例,其是起主要作用的。
文兄阅历丰富,对人情世故有较深认识,善言入理,曾因六次事项纠纷,为民、为已,与当地官方、外商等打“官司”,不须请律师,而以自为任,均以胜而毕。也曾发文于报刊反映民生之艰及某些地方官腐败之恶。言及惠州民俗及部分文史古迹,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并寄望惠州人士要好好宏扬惠州地方历史文化。
文兄信佛,宽容谦恭。曾在回故乡望江省亲时,宴请乡里人,中有其未去香港时曾不善待其的。此外,文兄对所遇不善待民众之官,也绝不去恭维,而以幽言讽其改之。
文兄在惠州澄钦画室之日,惠州文史专家何志成、吴定球,《惠州方言》》(词典)编写人员之一王石奎等先生及本人在场。室主热诚,来客皆坦荡友善,似是前生曾相识。临别之时,曾有高官以不蜚之价欲求一画而不与的室主,竟不顾老人病发----风湿骨痛之际,在一刚完成不久的“笑口佛”画作上题词,赠与文兄。
发表于 2010-02-01“家乡风情”版内

十九、几岁孩儿巧对太守联
传说某朝有一惠州府守巡检民风至一农村,适逢该村一家正举行娶亲婚宴。太守有心试试该村人才文采如何,遂思一联作贺贴,叫手下递交给主家。其联曰:
喜仪喜仪,三分六厘,
接者贪财,无接受气。
主家接到该贴后,与家中数成员商讨一时,竟不知怎样回复。再示与亲朋中较有文才之人,众说纷纭,却不甚合。主家甚忧,恐失村人颜面,又怕得罪太守也。不想此时有一邻家几岁孩儿玩至而来,听说此事,嘻而曰之:此易事耳!我说了,尔等记下送去便是。
府守接到回贴,阅之。曰:甚妙!便欣然赴宴。原来该回贴联对曰:
薄桌薄桌,两碗三桌,
来者贪杯,不来薄却。
传闻该孩儿后为府守保荐为举人。
注:此故事为家父所传言于我小时听的。曾记其说某朝某人真实名称的,后我记不清了。家父已故多年,想弄清楚已无可能,实为憾也!
发表于 2010-02-02“家乡风情”版内

二十、关于文联画册之杂言
文联画册,贵在真与实,前人已有述焉。今我谓之,则为有灵。灵者,灵气,自然之气也。如山体之象,土石为本,草木为表,而水流与云雾者,当为其灵。故古今善文画者,有山必有不遗其水雾也。文画之灵,存其于内,如人之神韵,不可实见,而以其形体感知焉。
山既为本,草木又以为表,恰又如人与衣之故事。人为衣主,衣为主饰。民间有“器要金饰,人要衣装”之说,固言形表之重要也。然量体裁衣是为人之常识,决无裁人适衣之理也。世间事,十全十美,当为至高境界。但仅是人所追求目标而已,而实能达十之七八者,已为善矣。清帝乾隆,负盛世之君犹觉不足,竟求十大武功,留下笑话给后人亦不少矣。由是自常省之:凡有所得,必有所失;不因得而忘乎所以,也不因失而灰心叹气;至于人言,“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择善从之。
山有常形,水无长势。固人之为事者,皆应顺之自然。“芙蓉出水分高低,天然去雕饰”,是为文画之道也。
发表于 2010-02-10“家乡风情”版内

二十一、水北簕,望江贼,三角湖石
这句惠州方言与《惠州方言》所记略有差异。后者是集惠州方言之大成。惠州方言自古以来是口耳相传的,可以说每个老惠州人都是一部“活字典”。故二者相较 ,都有它的局限性。所以凡研究惠州方言之学者,都应互为参详,以求更全。
水北、望江、三角湖,都是东江惠州古城(今惠城区)河段北边的三个乡村,旧时都属博罗邑辖。其中的“簕”,指“簕竹”,是一种长有锐刺的竹子;“贼”,指“贼害”;“石”,“石头”。这三者,简明扼要地道出三地在一定历史时期各自的特点。
一、水北簕
东江河自东向西流经惠城,象画家大手笔漫不经意地画了一弧,将水北村定格在北边弧内半岛地内。水北东、南、西三面临江,东北处以菊花头地段与望江村为邻,西北处以旧时水北王氏山地三堂头(今惠州面粉厂址)与三角湖村接壤。
自菊花头而下,至下水北杨屋(今惠州大桥北端碧水湾处),这沿江地段为水北村民旧时主要住宅及菜、果园地之所在。其周边遍种簕竹,如同一座绿色的城墙。各出口处设有门栅关口,一旦有贼乱,则有民丁持刀斧或土枪土炮守护。而在村内,有郭、袁、成、李、陈、王、周等大姓家族,其中以王氏为最,村中主要水田、旱地、鱼塘、山地等,大部为王氏所有。各姓氏宅园地又种以簕竹为界,中有道路曲曲相通,且同一姓内之各家,其菜果园也以为此。这种情形,如同八卦迷阵布设,甚至比其还为复杂。簕竹生长时生命力极旺,密密麻麻,且长满锐刺,碰者极易为其划或扎伤,故人畜及兽类往往望其生畏而避之。这在战乱年代,就为水北村人御敌藏身提供可靠的保障。以水北王氏为例,其自元代入迁,至民国时,有六百年之久,历经各朝战乱,却能繁衍自强不息,不能忽视其善利用簕竹之功也。
簕竹根须发达,植于岭地或河边,对防水土流失有明显功效。其主干有的可长至碗口粗,可为农家搭屋或搭瓜棚之用;细枝可作农家柴火;如将竹枝破成竹篾,则可编织成多种生活之用具。至于春荀发时,采来简制,可为鲜美菜式。
从上述簕竹的功用来看,水北人对其是情有独钟的。如果说,客家土楼体现了客家文化艺术、建筑及生活经验等智慧的话,那么水北簕更是体现了作为惠州人之一的水北人那种集文化艺术建筑及生活经验与环境保护意识于一体,乃至“天人合一”的更高境界。土楼文化是可直接目见的,而水北簕竹文化却是绿色而需以心灵感知的。
水北簕这种历史状况至民国时还很盛行,至新中国成立后就渐渐减少,但在江岸,仍成带状分布,这在水北村2004年搬迁前可证。至于水北村搬迁后,簕竹就和水北其它的文物古迹一样,都消亡了,它只留给世人的一种记忆啦。
二、望江贼
有一则地名谜语云:妇女抱仔江边料(玩)。其谜底即是望江。望江在水北村上游,含本地望江、上寮、下寮、新寮等六个自然村。有戴、陈、黄、王、杨等几大姓氏,其中以戴氏为最。语言以本地话及学佬话两大方言为主。以上姓氏都为有田地家产及较深渊源之家族,为何望江历史上曾为贼害严重,以至竟有“贼”之名冠在望江人头上?据笔者走访原望江戴氏后人现已八十多岁的表兄戴宪文先生及水北村八十多岁的王国华、李仕财及年近八十的原水北大队长(农村改制前政制)李仕青等老人所得记事,可分为下述两种原因:
1、清未望江村戴氏因不堪忍受清政府苛政统治,有戴氏族人戴梅香聚众反清。劫清军银饷屡屡得手,且气势甚旺。如在盗惠州官府粮仓前,先放出风声,扬言要在三天内必取。这就使官府加紧布防。但不管如何,最后,官府之粮还是在这三天内被劫了。戴氏所劫得的银粮,多以济本村及近邻村中贫困之户,或资助惠州其它反清团体。据云清惠州府对此恨之入骨,大骂望江为贼匪,并曾数次派官军下乡清剿,但都屡屡扑空,只得望“贼”徒叹无奈何。
2、清未民初,社会动荡,望江村地旷人口并不密集,故有不少流民涌入。这些流民一无家产,二无其谋生本钱,三又不受村制族规所约束,为了生计,往往就与望江村中个别因违反族规被赶出族的不屑之徒互相勾结,铤而走险,谋财害命。有下二事可证。
一是民国初年发生在水北老爹岭的事。老爹岭旧为水北王氏山地,今惠州市政府正门南向右侧的老爹岭居委会所在地即为其旧址。水北王氏佃农严公在一秋天下午在老爹岭山地犁地完毕,放牛歇息。有二贼至:一贼持长刀指着严公,用本地话叫其莫动;另一贼则用学佬话大声呼赶耕牛沿山体北向望江村而去。旧时所谓地主与佃农的关系,并不都如某党宣传的敌对关系。水北王氏与严氏可说是主爱而佃忠。严氏为王家辛勤耕作,王家则帮严氏安家立室,互惠相存,相互关系不亚于一家之亲。故此时严公虽为贼所紧逼,然其是经过大风浪之人,且力大而有功夫在身。他一边口里说,牛给你们了,一边装着要扛犁回家的样子,使贼放松注意力。就在他扛犁的一瞬间,硬生生地将犁壁(犁上向下弯曲部分)御下,双手紧握犁主干(犁下部,向上微曲,坚木所做成,犁头生铁铸成,雪亮而尖锐,装在犁木之底端),大喝道:敢抢我主家牛,与你博命!二贼为其气势所慑,弃下牛与长刀,仓皇而逃。后经望江王氏人证实,此二贼中有一贼是旁族的弃民(违反族规而被其族开除出族之人),另一贼则是外流窜入望江而游手好闲之人。
二是发生民国杨坤如将军守惠之时水北村李屋岭之事。李屋岭旧址,今在惠州东江大桥北端两侧。其时有一李氏老人在夏傍晚掌牛将归,在邻近家中一山鱼塘边牵牛饮水,突有四贼围至夺牛。牛是农家命根(解放后有农民耕地累死牛,而人亦被判刑若干年可作旁证),李公欲作抗声时,却被乱刀砍死,尸体还被四贼残忍地开四卡弃于鱼塘中。事后,李公有族子在杨军部当营长的,派人下访,证实是望江上寮一帮流民所为,遂请命杨坤如将军为其族父报仇。杨曰:剿匪,为吾之本职,可代吾行!于是李公族子连夜带一营官军夜围上寮,凡原本地人户,不损其一毛;凡查为流窜一党者,成年以上男子格杀勿论!由是望江及周边村舍,贼害少矣。
综上所述,所谓望江贼,一是清朝官府对望江反清力量的称号。而其实际而言,实是劫官济贫、反抗清未腐朽统治的义举。二是真正为贼匪的,是流窜于望江地带的不法流民及望江各姓氏中被开除出族的劣民。这样,望江贼的含义已经明确。历史上,所有对望江各自然村的原村民的误解,可尽消除矣。
三、三角湖石
“人穷志不穷,男人食烟爱大筒。”这是我少时听三角湖一掌鸭佬在下水北山塘放鸭时与水北村人谈笑时,他所说过的一句风趣的话。
三角湖之村名,至少在明代已有,这在《水北王氏族谱》可证。其称为三新,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人民公社化后才有的。是为其地的三角湖村与其下游的新村合而为一,故称三新。三角湖人家主姓钟氏,新村人家主姓骆氏。明成化年间有承德郎广西梧州府通判罗浮人钟奇,曾为水北王氏十三世祖溥公等写有墓志二篇。而这钟奇很有可能就是三角湖村人。历史上,三角湖钟氏与水北王氏有姻亲,直至现代,仍有这种关系。如水北村搬迁时,就有族人数家随其妇迁回三角湖娘家了。
三角湖之地名,应是由该地状貌而来。数山相围,旧时钟氏人家散居在其内。中有一大鱼塘呈三角状。而在出向水北之村口外,亦有更大一湖塘呈三角形。故不能确定其得名是于内还是于外了。
三角山地多石头,土地贫瘠,原山上多杂小树木,无成材之林。新中国成立后,植树绿化,才有所改观。可以肯定,旧时三角湖人家生活是穷困的。但正如上掌鸭佬所说的“人穷志不穷,男人食烟爱大筒。”乐观、豁达,于困境中寻找有利于谋生发展之道,这却是三角湖人的可贵之处。山地贫瘠,不利于稻,但适于花生蕃薯之类。牵猪古过村,或借邻村野塘放养鹅鸭,工作无贵贱之分;年去年复,天也无绝人之路。这就是旧时三角湖人的生活概况。
值得一提的是,三角湖人在现代城市开发建设中,为官者(村官)善为村民谋利益,如落实村民住宅、村民工商用地,发展村民共同经济等,这比近邻的村做的好得多了,读者如有机会不妨去考察一番。因本话题内容所限,就此搁笔。
发表于2010-03-14-17“家乡风情”版内

二十二、水北王氏二十六世祖王承香一、二事
水北王氏有四大房:东一、东二房;西一、西二房。二十六世祖王承香是属西二房的长子。其生于清未,卒于民国二十七年秋,即1938年十月,惠州第一次沦陷期间,为日本人所枪杀,时为水北村的保长。
下谈其卒前一、二事:
一、奋不顾身救邻家媳妇。
惠州第一次沦陷前,日本人的飞机曾轰炸水北村民房。其时承香家屋与邻居王潭家屋均被炸而燃烧。承香与家人在扑救自家火时,猛听隔壁传来喊救命声,遂放下手中活儿,赶往邻家门口。邻家大门处被炸,屋上梁瓦塌堵住大门,人不得出入,里面大火熊熊,有青年妇女在哭喊,而其夫王潭外出未归,危情紧迫。此时的承香虽年已八十多,却好身材长得牛高马大,遂翻墙入内,将王潭媳妇背出屋外。又忙着呼叫村人一起帮该妇灭火。待承香归到自家屋时,家人已将火扑灭,但院内之屋已塌一半。

二、受村民之托,归村路上遭日本人枪杀
民国二十七年秋,惠州第一次沦陷,水北村也在所难免。小金陈塘村是水北王氏的发源地之一。惠州话中,“先有陈塘,后有惠州”即为此说。其时,水北王氏及村中大部村民都逃往陈塘村避难。此时,正是秋高稻熟之际,村民们在陈塘呆了数旬之后,免不了惦记家乡的农活的。于是纷纷要求回村收割稻谷。因惠州初次沦陷,村民对日本军队不了解,就请承香与村中族老人桃干、三进回村探探情况,或寻机请求日军允许村民回归收稻。承香等三人都是饱经风霜之人了,岂不知自古兵争之凶危!然乡子之托,其任也重矣,遂慨然应诺。当承香等人行至水北牛山(今惠州面粉厂北对面山体)旁边的山塘坝路时,潜伏在山上的日本人哨兵一排枪弹射来,承香等三人当即身亡。
“他是水北村的阿头,急公好义,为族人及水北乡亲排忧解难,维持一村秩序及安康,密切村邻关系等而尽心尽力,深受族人和水北村人的尊敬。”现年八十多高龄、原水北大队的老书记、水北王氏二十八世孙王泽坤老人谈起王承香时,是如此说。
发表于2010-03-30“家乡风情”版内

  • 等级:高级版主
  • 帖子:105298
  • 威望:120855
  • 精华:33
  • 注册:2004-04-01
* 334楼 *  东江散步 发表于 53分钟前
再补一张原水北王氏宗祠后面的木棉树(2007年1月摄),与上面321楼的木棉树应是同一棵。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