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7254 |   回复:189

苏东坡梦回惠州(民间故事新传)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1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5 18:25
有闲到西山补拍有关捿禅寺的图照,不知西友已拍有否
夏至 发表于 11-05 19:09

现在西湖里的是准提禅寺,当年的栖禅寺早就不在了吧

冷峻 回复 夏至 发表于 11-06 04:13

现代合二为一了吧

夏至 回复 冷峻 发表于 11-06 09:03

应该没有传承关系。网上资料:准提禅院始建于明代,明末清初时称瑞开阁,后因阁中供奉准提菩萨,改称准提阁。准提阁是岭南佛教著名禅院,很多高僧大德曾驻锡于此。其中空隐和尚道独、澹归和尚今释、雪樵和尚真璞、准提和尚元桴这四大高僧相继在此布道传法,使得准提阁在明末清初成为东江乃至岭南最负盛名的禅林之一。

冷峻 回复 夏至 发表于 11-06 12:37

查了下古藉,一说捿禅寺在大圣塔前;一说在朝云墓西北,位置约与准提阁相近;准提阁在景贤祠右。捿禅寺和准提阁是不同朝代建筑,捿禅寺成名早,宋至清未期还存,有可能是毁于民国初期。

冷峻 发表于 11-06 12:42

古藉“朝云被葬捿禅寺附近东南地,捿禅寺僧人为她建六如亭及墓园,正南向大圣塔。”

查看更多(1 条)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2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5 18:27
(续上)

东坡对佛学的向往也久矣。东坡还忆起他做杭州太守时,有一天,他拜访佛印和尚。佛印和尚对东坡说,他晚上要做佛课到天亮,请东坡派一位侍女来帮他烧水。
东坡派了他最放心又勤快的爱妻朝云去了。夜将近子时,佛印和尚在禅房中打坐入定,禅院中置放七个燃烧着木炭的火炉。按照佛印和尚事先的吩咐,朝云将盛满清水的提壶放在第一个火炉上烧煮;约半个时辰后,又提往第二个……如此类进,中途炉中加木炭却不给提壶加清水。天亮了,朝云将提壶放在第七个火炉上不久,提壶因壶内水枯爆裂了,发出“卟吱”的一声。
佛印和尚从禅房走了出来,他向朝云合了一掌,含笑对她说:
“有劳女施主一夜操劳,现在你可回去了,代我向东坡居士致意。”
朝云回到家中,向夫君报告了烧水的经过。东坡听后,笑骂了一声:
“这颓驴颇费心机,令我折服!”
原来东坡有妻妾七人,佛印和尚借此讽劝东坡要懂得养生,不要纵欲过度,以免招来精竭身亡。从此东坡就与僧人交往甚密。他觉得出家人四大皆空,对人生透悟。僧人的修行,无论是明言或是暗语,对在尘世的人有启迪的作用。
现在,东坡梦回捿禅寺,自然想起当年在佛界的朋友们。他轻轻地咏起当年访希固和尚不遇后写的一首诗:
江边偶微行,诘曲背城市。
平湖春草合,步到捿禅寺。
堂空不见人,老稚掩关睡。
所营在一食,食已宁复事。
客来岂无得,施子浮扫地。
风松独不静,送我作鼓吹。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3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7 05:03
重建的准提禅寺,从名称含意,似揉合捿禅寺和准提阁两称名。
踏雪无涯 发表于 11-07 07:37

老冷早啊!

冷峻 回复 踏雪无涯 发表于 11-07 19:16

早睡早醒日又睡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4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7 20:21
宋人崔放之《捿禅寺》诗如下:
自从白马驮经始,宝地绀园知有几。
今见逍遥岩洞深,啼猿坞接栖禅寺。
嵯峨楼阁东西桥,掬水闻香景趣饶。
讲经云外天花落,卓锡林边暑气消。
尘埃不到松关口,僧老渐随松影瘦。
谁知好事眼能青,借与诗人信宿逗。
山高地僻月空圆,晨钟暮鼓惊龙眠。
看来懒把无生学,长笑一声归钓船。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5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7 20:23
宋时仙界白玉蟾游捿禅寺,作诗《西湖大醉走笔百韵》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6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7 20:25
明代文武全才的大儒王阳明冒雨游捿禅寺也留下诗一首以记:
绝顶深泥冒雨攀,天于佳景亦多悭。
自怜久容频移棹,颇羡高楼独闭关。
江草远连云梦泽,楚云长断九疑山。
年来出处浑无定,惭愧沙鸥尽日闲。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7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7 20:49
据庚熙《捿禅寺复业记》,捿禅寺明洪武二十四年并于永福寺,天启二年郡守徐公兴复之。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8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7 20:53
清归善县志记,捿禅寺至明未,又一度废毁,清康熙年间迁建于泗洲塔前。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69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8 11:01
(续上)

下孤山,离开捿禅寺故址,北行再过惠州六古桥之一的“烟霞桥”,东坡来到丰湖(旧称)与鳄湖交汇的丰山,欲访永福寺。永福寺在丰山前,临鳄湖,惠州民间有永福寺钟常夜与龙塘蛟龙战的传说相传永福寺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然屡经颓圯。东坡记得当年贬惠时探访过永福寺,拜会海会禅师,亲作《海会殿上梁文》:“伏惟我海会禅师,施无尽藏,开不二门;来作西方之主人,且为东坡之道友。爰因胜地,以建道场”。当时的永福寺殿堂是很威水的:“瑶阶肪截,碧瓦鳞差,庶几鹫岭之雄,岂特鹅湖之冠。”殿内供奉着由八位大富贵长者捐造的释迦宝像一尊。今东坡又来,寺院房舍俱所不见,只有一棵千年菩提树孤零零地伴着争先恐后涌起的民楼。东坡想知他升飞之后的永福寺又有那些变故,于是他动问了丰山的土地伯公(土地神)。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70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9 09:13
据志书记,永福寺是惠州最早的寺庙之一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71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9 09:31
鳄湖得名:传说永福寺前湖深而小,象水潭的样子,水源自丰山而来,有鳄鱼潜来听僧人诵经,鳄鱼受佛经感,化为神鳄而飞升。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72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9 09:45
永福寺钟常夜与龙塘蛟龙战:
宋政和年间,永福寺钟常在夜间上夜与龙塘蛟搏斗,到了中夜再回到寺中,被很多人见到。有一晚上,寺钟一去不再回返,寺僧寻找不着。第二年东江水位下降,人们才发现寺钟立在水中,就动用了上百头的壮年,企图将寺钟拉回,但寺钟丝纹不动。于是人们只好将寺钟永留在江中了。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73楼 *  冷峻 发表于 11-09 16:21
(续上)

土地伯公择要地告诉东坡:
宋政和年间,诗人唐庚谪居龙塘畔李氏山园(今子西岭),曾作《钟潭行》记其异:“君不见惠州城之西,永福古寺钟崛奇。元至正年间(1341——1370年),因寺一度颓落,郡守曾重兴缔造。明洪武二十四年,郡守以捿禅、光孝、嘉祐、圆通寺四处僧田并合为一,统归永福寺养,由是永福寺又兴旺一时。明中高僧真空禅师曾住,叶梦熊太保曾拜其为师友;礼部尚书扬起元亦曾讲学于寺内文昌阁。入清,永福寺又颓落,全粤提督、郡守赵弘灿明严令郡人:西湖胜区,兵民敢有出郭樵採者,服上刑!更捐资清理湖中淤积,培筑湖堤;重建永福禅林,迎高僧住持,增资佛事费用,永福寺兴盛前所未有焉。民国抗战中,寺院为日机炸毁,剩下颓墙断壁。新中国后,残殿为驻军用为养马场。本纪开元后,州府重兴永福寺,迁建于红花湖景区内。而永福寺故地,多为悍民占建了!
东坡听土地伯公诉说永福寺的变故,以为现代不珍惜故地为“护国福民之胜地”焉。他想,见寺院兴废知国运盛衰,要是惠州长有象清代赵弘灿那样的郡守就好了。[font=ˎ̥]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74楼 *  冷峻 发表于 11-10 09:42
(续上)

东坡离开永福寺故址,到鳄湖与菱湖交界的丰山脚下,顿觉腹肠咕鸣,酒瘾也发作了。他想,该祭下五脏六腑了。于是就进入湖滨一个小酒肆(肆,即店,今俗称大排档),在临湖一小圆桌旁的椅子坐下,扬手呼道:
“店小二,水晶鱼、藤菜、咕老肉来一碟,芡实猪骨汤来一钟,林婆酒来一壶!”
  • 等级:阿诺(Lev.15)
  • 帖子:2179
  • 威望:3647
  • 注册:2009-09-11
哈哈,有点意思,喝点林婆酒简直是文思泉涌啊
冷峻 发表于 11-11 08:31

谢谢赏评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76楼 *  冷峻 发表于 11-11 08:42
(续上)

老板娘四十开外,虽躯体略肥了些,脸上也有了微细的皱纹,但还是风韵犹存。她是改革开放后的“南下大军”(打工族),后在惠州成家创业的。她见有食客来了,便端茶水招呼客人。她瞄了一眼东坡,不觉好生诧异:客人头冠长须,衣著是古人款式,跟时下的相距太远了,莫非客人有仿古癖?她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忍笑动问:
“先生要点什么?”
东坡把他要的菜式重复了遍,老板娘听懂了,但却傻了眼:咕老肉就是惠州人所说的“东坡咕老肉”,后因“客家热”兴起,再改称“客家咕老肉”,不管怎称名,依原料照做就是;“芡实汤”也不难,用中药“芡实”加猪骨头用水照煲就成;水晶鱼、藤菜、林婆酒是啥东西哟?她赶忙喊老公(丈夫)出来解疑。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045
  • 威望:12409
  • 注册:2011-08-07
* 77楼 *  踏雪无涯 发表于 11-11 09:29
不懂就问子宫山人
冷峻 发表于 11-12 07:17

西坡研究砖家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78楼 *  冷峻 发表于 11-12 07:44
(续上)

店老板停下他手中的活儿,从厨房里走来,听老婆说了,笑了笑,就对东说:水晶鱼现代已属稀有物种,没货源了,但可用东江河特有鱼类“蓝刀”代替;“藤菜”就是现在的“潺菜”,市面随可购得;“林婆酒”古有名气,但今能否得真传,目前商界尚未定论,倒是现代“罗浮山人”俊发先生酿制的“罗浮春”酒得宋东坡酒酿真传,品优香酸淳,名蜚海外,不妨一尝。
店老板年近六旬,是地道的惠州人,纵然见多识广,却是一口纯正的惠州话。他见东坡听后现出茫然的样子,赶忙改用普通话语音重说了一遍。他普通话说的程度正如人们笑话说的,“天不怕,地不怕,最怕惠州人说‘官话’(普通话)”。
东坡听店老板说了一通的惠州话,知是他当年贬惠州时听城人说的“妜鸹语”,他听不懂;再听店老板改说普通话语音,更是丈二和尚摸不头脑。但东坡毕竟是东坡,他不会象唐时宰相牛僧儒贬惠州时因语言不通招致“门可罗雀”的尴尬。他微微点了点头,将目光移向老板娘。
老板娘善解人意。她将老公所说的向东坡复述了一遍,东坡听后说,善!
  • 等级:侠圣(Lev.16)
  • 帖子:7390
  • 威望:9102
  • 精华:7
  • 注册:2006-05-02
* 79楼 *  循州不肖生 发表于 11-12 13:33
支持冷君~唯请认出画上行草。
冷峻 发表于 11-14 05:09

谢谢不肖生老师提供史图。画解东坡诗,自元至今,名家甚多,子宫山人竟厚脸皮说是第三,恬不知耻。现代我们惠州黄老的西湖画境,将东坡游西湖的诗意表现的唯肖唯妙。

冷峻 发表于 11-14 05:24

至于黄老绘画功底,子宫山人望尘莫及。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3651
  • 威望:26567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80楼 *  冷峻 发表于 11-14 17:15
(续上)

夫妻同心,利可断金。不到半个时辰,几个菜式做好并弄到桌上了:
油炸蓝刀鱼、豆乳花生油拌藤菜、甜酸咕老肉各一碟,芡实猪骨汤一钟,罗浮春酒一瓶。
“因客官时间紧,芡实汤没到火候就上了,请多多包涵。”老板娘将菜式上好后向东坡解释道。
“无妨,随乡入俗嘛。”东坡本是个随和之士,却也喜欢戏谑。他见桌上菜酒共五件,想起他在经过苏堤时听游人说的“五块”风流韵事,就随口戏了一句:
“五件就五件,动作要快!”
东坡临湖把酒小饮,看看湖堤绿柳轻摇,午日下的碧波里鱼跃,鹳鹭掠空低飞,他不禁赞道:这是上天赐给惠州的一方瑶池,千世万代的惠州人要懂得珍爱哟!眼见得近几十年来,西湖水域由原十里缩少许多许多,西湖邻近不少山地也开辟筑了商住楼。呜呼,西湖山水遭此毁损,昏庸哉!
东坡再饮几杯,不觉飘飘欲仙,随口咏起当年与许毅进士及在惠特使同游西湖时他写的旧诗一首:
“夕阳飞絮乱平芜,万里春前酒一壶。
铁化双鱼沉远素,剑分二岭隔中枢。
花曾识面香仍好,鸟不知名声自呼。
梦想平生消未尽,满林烟月到西湖。”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