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5040 |   回复:10

古郡探源

  • 等级:论坛游侠(Lev.2)
  • 帖子:130
  • 威望:268
  • 注册:2009-06-26
                                                                    古郡探源

      一些专家经过考证认为,现惠州地区一带在古代曾建立过一个叫缚娄国的小国,但具体在什么地方尚有争论。笔者经过调查考证认为:古代缚娄国实际上是建在梁化,梁化是古代缚娄国的国都、大本营,它和建在梁化的古县、古郡同出一个地方。
                                                          一、梁化的含义,是古代缚娄的演化和诠释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于公元前214年发诸亡人、赘婿、贾人略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遣戌。秦时五岭以南为陆梁地,意为岭南之人多处山陆,其性强梁(有力量的人),亦指民住山陆而强梁。梁化,即表示陆梁已被开化,故名。《惠州府志》有谓归化山府东南百里,俗呼鸡笼山,高二百丈,周百五十里,为群山之冠。《归善县县志》又谓东南五十里有梁化水,源出归化山,流并注于西江
        以上引述,不但表明了梁化的名由含义,而且与梁化的早期发展历史相吻合。从梁化出土的众多文物可以看出,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已在梁化一带繁衍生息,从事捕捞、狩猎和原始的农耕。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梁化已是岭南蛮夷族群聚居的一大据点,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蛮荒邦国即缚娄国。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派军南下平越屯兵梁化,直捣缚娄老巢,平蛮建政,于梁化屯置南海郡属傅罗县,化,强悍的陆梁人始被归化,收归正统管辖了。
      “陆梁被开化成梁化,并归化秦王朝,再到隋代之后成为归善了。从这几个很有关联的字眼中推而敲之,亦可理喻梁化名字的深刻含义。再深入考而究之,陆梁被开化前的缚娄国,缚娄之名也与梁化有着密切联系:一是缚娄亦作部娄解,左丘明《左传》中有部娄无松柏之句,意指山包、土丘、小阜,这与属于丘陵山包地带的梁化地理地貌十分吻合,而且缚娄部娄音相近,在古代,因地形而名也是一种常用的命名习惯。二是部娄”“缚娄之名,也与后来建在梁化的傅罗(娄)县”“博罗县音、义相近,似出一辙。
        越族无文字,缚娄傅罗起初为汉语口音相传,但是后来随着县制的建立和南下中原人与越杂居者的增多以及文字的逐渐输入,在以字表音记录时,缚娄傅罗不但音同,而且义近。的本义是用绳缠束、捆绑、约束;的本义是指中空,又指用绳系(《公羊传·昭公二十五年》中有牛马维娄句,何休注:系马曰维,系牛曰娄)。傅罗的字,本义是辅助、辅佐,又指一种植物名结缕草,状似白茅草,长于山坡荒地,可编织草铺盖房用(梁化多为山坡且长此草,现仍有茅爷山、丝茅田、茅埔等地名);的本义是用绳子编成的网来捕鸟。以上不难看出,缚娄傅罗四字都有草绳的共同含义,缚娄国傅罗县同出梁化也就不奇怪了。
       我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王利器先生论及缚娄时,认为缚娄扶娄,还认为:《汉书·地理志》南海郡有博罗,当即扶娄。扶、博、娄、罗,并一声之转也。王利器先生此论进一步说明,周朝的扶娄、战国的缚娄,以及两汉的傅罗、三国的博罗,是同一个地方,是博罗一名的历史沿袭。
此外,还有一种说法,缚娄”“傅罗各加一组成喽啰喽啰的本义为英雄好汉,在古代梁化从缚娄傅罗的转化中,无疑是对被开化的缚娄人的一种褒许,同时也蕴含了这两个名称在文字表达上具有一定的内在联系。
                                                 二、梁化独特而重要的地理位置,是古代缚娄部族安营扎寨的天然屏障
       梁化地处广东省和惠州市的东南部,位于惠东县的西北部。北部与紫金和现属惠城山区片横沥、大岚相通;东部与惠东县的山区镇相邻;西部与惠阳平潭镇相接,靠近惠州市区;南部与大岭镇相连,靠近惠东县城。梁化四面环山,中部为小盆地。北部和东部为崇山峻岭、重峦叠嶂,属莲花山脉的延伸,鸡笼山(归化山)、坪天嶂、石人嶂连成一片,海拔都在800米以上,其中坪天嶂海拔1069米,石人嶂1035米;南部和西部大都为小山矮岭,丘陵起伏,其中最大的山峰是紧邻西出惠州坳口(山角坳)的白面石山。
       源于归化山的梁化水(梁化河),相传过去河宽水深,舟舸通航,发源于坪天嶂、鸡笼山西南麓,流经梁化屯、衙门沥自东北向西南贯通全境,到惠阳平潭新圩汇入西枝江,全长41公里,下游宽3050米。
       古代四面环山的梁化,分别有三大险坳要冲扼守着梁化三大出口,一个是扼守往惠州、广州城邑的叫山角坳,一个是扼守往紫金、龙川北部山区的叫蕉船坳,一个是扼守往海丰、揭阳粤东沿海的叫白泥坳。这三个险坳成为当时固守邦、县、郡唯一的陆路出口,至今这三个坳仍然是梁化三大通道出口。其中白泥坳和山角坳,均靠近梁化河,险要坳口与傍山河埠咫尺相依,成为通往粤东沿海和惠州、广州城邑的水陆两路通道的关口。正如李存在《惠州城市的形成与发展》中指出:(古代梁化)既扼守着番禺(今广州)至龙川的河运咽喉,又控制着番禺至揭阳交通的水陆转运点;既是秦朝统治原缚娄国越族居民的行政中心,又是镇守粤东交通枢纽职能的军事中心,是个典型的古代城市。
      从广东地理上看,古代番禺(广州)、龙川、梁化三个点,正好组成以梁化为顶点、东南西北方向的等腰三角形,分别镇守西北、东北、东南三个方向。从惠州地理上看,梁化紧邻东江、西枝江两大江河,梁化境内穿过蕉船坳距离西北面东江(惠州至河源)横沥段只有4公里,穿过山角坳距离西南面梁化河与西枝江(平山至惠州)汇合处平潭段也只有2公里,境内梁化河又流经梁化全境,两江一河(东江、西枝江、梁化河)相互贯通,古代水路可直达南海郡、龙川县,可见环境独特,位置重要。从古代梁化地理上看,四面环山的梁化,两面背靠重峦叠嶂,两面环绕部娄矮岭,三坳三水,水陆相依,山坳崎岖,河流畅达,关隘险要,造就了梁化易出难进、易守难攻、安可乐居、危可退保的独特而重要的地理位置,因而也自然成为古代缚娄族人聚居和建都的首选地方。
                                                   三、梁化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是古代缚娄部族集聚繁衍的首选之地
       早期岭南蛮人多居山洞,俚獠混杂,强悍愚顽,自守一方。《隋书·卷八十二·列传第四十七》谓:南蛮,俱无君长,随山洞而居,古先谓百越是也。其俗断发文身,好相攻讨,浸以微弱,稍属于中国,皆列为郡县,同之齐人。据载,入隋梁化撤郡后在梌山设立循州总管府时,惠州城区附近的居民还大多住在山洞,甚至到了东汉,惠州城区一些地方仍是虎狼宅之。可见,随洞而居亦是古代缚娄族人的主要栖身方式。
       而距离府东南八十里的梁化,除了坳险,还有洞多。细数之,在现梁化区域内及周边附近,仍保留有10个以为名的地方,即燕岩洞(梁化)、上洞(梁化)、大和洞(梁化)、小和洞(梁化)、谢洞(梁化)、三百洞(森柏洞,横沥)、沙洞(横沥)、孙洞(酸洞,平潭)、池洞、李洞(白花)。其中位于梁化屯东、北两面连绵大山脚下的有燕岩洞、上洞、三百洞等6个,其余4个均分布于丘陵矮山中。其中燕岩洞是至今保留较好而又奇特出名的一个大岩洞,它位于坪天嶂山脚下,现梁化省级森林公园(原为市属梁化国营林场)内,向北通往紫金方向。洞口高2米多、宽3米多,进了洞门口里面又有两个洞口,分两层入岩洞,洞内有宽有窄,蜿蜒曲折,最宽处2530米,面积约100平方米。燕岩洞深邃莫测,洞长至今尚是个谜,只知道曾经有考察人员最多进去1000米左右就无法前进,至今仍没人走到尽头。洞口门前面原是一大片可耕地,而且傍依梁化河上游,不言而喻,这在古代梁化是蛮人随洞而居、繁衍生息的理想地方。其余各洞现在虽然大都洞形难觅,但是洞名经过口口相传全都流传至今。
         古代梁化四周大小山岭木荣树茂、葱茏叠翠(今北有梁化省级森林公园、梁化梅园,东有花树下水库、省级古田自然保护区),中间盆地广阔,为草肥水美、农兴畜旺的丰腴之地。梁化河蜿蜒流经全境,支流繁多,水网交错。梁化地处低纬度,年平均气温21.7度,年平均降雨量1646毫米,常年雨量充沛,阳光充足,四季常青,资源丰富。直到现在仍是惠州地区旱涝保收的重要粮食和蔬菜生产基地,素有惠东鱼米之乡称誉。
古代梁化固有的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为新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在梁化一带捕捞狩猎、原始农耕和繁衍生息奠定了良好的生态基础,也为春秋战国时期吸引、聚集蛮人,壮大族群,建立缚娄国提供了有利的物质条件。
                                                       四、梁化八百年县郡发展,是古代缚娄国的催化和延伸
       梁化有史可考的建制,是从秦朝挥师南下屯兵梁化平蛮后设立的县治开始。根据《惠东县志》记载,并参考其它志书资料,古代梁化(隋之前)建制发展和政区沿革大体如下:
      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略定陆梁地后,在梁化置南海郡属傅罗县,县治在梁化屯。三国吴末甘露元年(公元265年),傅罗县改名博罗县,县治在梁化屯。东晋咸和六年(公元331年),南海郡东部划出新置东官郡,同时在博罗县(治所在梁化屯)属地析置欣乐、安怀县。南齐建武四年(公元497年),东官郡徙治梁化(博罗县城、东官郡城同在梁化)。南朝梁天监二年(公元503年),置梁化郡(东官郡改为梁化郡),郡治所在梁化屯,辖今惠城、惠阳、惠东全境及紫金部分地方。原在梁化的博罗县治所始迁至浮碇岗即今罗阳镇内。隋开皇八年(公元588年),欣乐、怀安合并为归善县,县治置于白鹤峰下,为梁化郡归善县,仍属梁化郡辖。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废梁化郡置循州(惠州),设立总管府,成为惠州府治的开始,府、县治所在今惠城区。
       对此,《惠州市志》有记录:公元503年(南梁天监二年),析南海、东官两郡地置梁化郡,设治所于梁化屯,辖欣乐、博罗、龙川、河源、雷乡等5县。博罗县治从梁化迁至浮碇岗西麓(今罗阳镇东侧葫芦岭)。《博罗县志》有记录:梁武帝天监四年(505)析南海郡置梁化郡,即博罗旧治,徙博罗于浮碇岗之西,即今县城。宝安县建制历史有记录: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平南越,设九郡,本土属南海郡博罗县地。(注:时梁化屯为县治治所)。河源建制历史亦有记录:南朝齐永明元年(483年),龙川析地置河源县,属南海郡。南梁天监二年(503年)属梁化郡,隋唐属循州。惠州、惠东、博罗以及宝安、河源建制历史所记录的梁化,建郡置县如出一辙,相互吻合。
       尚有一种说法,在梁化置傅罗县为西汉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是由龙川县分立。东吴时改傅罗县为博罗县。东晋时南海郡析置东官郡,郡治在宝安南头(时地属增城,《隋书·卷三十一·志第二十六·地理下》谓:增城旧置东官郡,平陈废),同时在博罗县(治所在梁化屯)属地先析置欣乐县,南宋时再从博罗县(治所在梁化)析出安怀县。其时,相继析出欣乐县和安怀县后的博罗县县治,很有可能从梁化迁到龙川县或增城县(因为博罗县曾于西汉从龙川析出而立,在东汉也从博罗县划出部分地区建立增城县),而将安怀县治所设在梁化。南齐时安怀县改怀安县,东官郡从宝安南头迁至东莞大朗镇东的梁化(怀安县城、东官郡同在梁化)。南梁时改东官郡为梁化郡,其时博罗再从龙川或增城迁至浮碇岗(今罗阳镇内),同时设置东莞郡,郡治置于增城。隋开皇八年(公元588年)欣乐、怀安合并为归善县,属梁化郡辖。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废梁化郡置循州。
       从以上梁化隋之前建制沿革可看出,尽管其中一些环节因史料记载不全或缺失,仍存在争议,有待进一步考究,然而,古代梁化自秦朝始至隋初八百多年的县、郡建制发展,脉络是清晰的,史实是可靠的。从梁化县、郡的设置变化到迁徙废弃,《惠州府志》《惠州市志》《归善县志》《博罗县志》《惠东县志》均有明确的记录,就连宝安、河源等周边县区的史志亦记载其中,因而也是不容置疑的。
      同时,其他的一些史料也从各个方面对此作了佐证。
      南宋时,朱熹在宋淳熙六年(公元1179年)所撰《林氏世系总纪》中的举闽州凡称林氏皆禄公后叶也。世远支分,播满海内。北自玉融、长乐、以通吴夏。南自晋安以至梁化、潮阳,无不聚斯……一段记述,仍以梁化取代惠州
      明朝万历年初,惠州府衙在中山公园前建立的木式大牌楼上(后改为石砌),分两面在横匾上镌刻有梁化旧邦岭东雄郡八个大字(梁化旧邦刻在正面,岭东雄郡刻在另一面),被人誉为八字真言旧邦意指故国、旧国即缚娄国(旧邦最早出现在三千年前《诗经.大雅.文王》上:周虽旧邦,其命维新),雄郡意指梁化郡。八字真言既揭示了梁化经历过缚娄国傅罗县(博罗县)梁化郡(东官郡)建制发展历史,又反映了古代梁化在粤东的政治、地理和历史文化地位。笔者于2017年11月间采访了梁化一位88岁的退休老教师钟洪杰,他说1947、1948年他十七八岁在惠州下角文明中学读书时,住北门街,经常从惠州中山北路的四牌楼走过,看见整座牌楼是石砌而成,跨街而立,现在还记得其中一个牌楼上面写有“梁化旧邦”四个大字,背面写有“岭东雄郡”四个大字,记得这个牌楼在四牌楼中好像是位于第三个。
明末清初徙居于梁化柴行街的林氏家族,其祠堂正厅有一副木雕穿凿的对联:德绍清河远承先绪;庆开旧郡祥启后人,揭示了林氏发源于清河、开基于梁化的族脉,以教诲族裔后人慎终追远,承前启后,联中以旧郡指代梁化,含有以徙居梁化为庆之义。
      直到清末,梁化旧邦还声名远播。相传当时梁化龙形拳宗师林合带狮队到东莞四大围切磋交流武术时,他以精湛的武艺和高尚的武德令当地拳师和民众折服,东莞四大围人特意将一幅写有梁化旧邦的大匾赠给林合狮队,并一路放鞭炮恭送林合狮队回梁化。从这个广泛流传的真实故事中,可见梁化旧邦在岭南广大地区早已深入人心,享誉民间。创作于1946年的《梁化中学校歌》,歌词中亦有故郡声名垂表芳,校名依旧邦之句,足见其历史影响的深远和一脉相承的印记。
古代梁化建制发展,亦同岭南乃至其他地方古代城市发展一样,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和必然性。延续八百年的县郡政制,立之有源,建之有据。逆时顺而分析,南梁时之所以在梁化建郡,是因为梁化已经过几百年的建县历史,换言之,梁化的郡治,是在傅罗、博罗、怀安县制长期发展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秦汉时之所以在梁化建县,是因为梁化自新石器时代起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直到春秋战国时期发展到结邦立国”“自守一方。对此,秦始皇派军队南取百越之地时,必然重兵对付,由此而屯兵梁化(即现梁化屯),剑指缚娄之邦,令之俯首系颈,进而开化顽夷,同中原一样实行郡县制,在陆梁之地的梁化建起岭东地区第一个县——傅罗县。没有县哪有郡?没有梁化郡,哪有后来的惠州府、博罗县和归善县?同样,没有部落聚集成邦的古国,哪来秦军开进梁化而屯之?
        总而言之,春秋战国时期建在梁化的缚娄国,是梁化县、郡建制发展的基础和导因,梁化历经的邦郡,是惠州府、归善县、博罗县乃至周边县区的立府(县)之根、发展之源、人文之祖,是惠州乃至周边地区早期历史发展的有力印证。
                                               五、梁化出土的众多早期文物及现存遗迹遗址,是古代缚娄建邦的物化见证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梁化花树下(梁化屯东南约5公里处)建设水库时,出土了一批早期的珍贵文物。之后又陆续在梁化屯等处发现一些残存的古代遗迹和文物。在出土的古代文物中,有新石器时代的石戈、石锛、石镞、石铲等,有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鼎、陶碗、陶罐等,还有隋唐时期的崑山片玉石磨等。这些珍贵文物分别收藏于省、市、县博物馆,有的为全国仅有,有的分别成为省、市、县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古代梁化屯分别有东、西、南、北城门,其中东门有后花园,由于时代久远,历经沧桑,城楼门、围墙等大都不复保留,现保留下来的主要有古城南城门基石,其他隋以前古遗迹古文物还有待今后进一步挖掘。下面,选择梁化花树下、梁化屯等处出土的部分古文物和现梁化古遗址作逐一配图简介:
      1.石戈(图1)。1956年在花树下建水库时在库区出土,为新石器时代的一种石器,现收藏于省博物馆。此外还有石锛、石镞、石铲等,说明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梁化繁衍生息。
      2.青铜鼎(图2)。1956年建造花树下水库时在库区柯木山取土筑坝时出土,为春秋战国时期的铜器,现收藏于省博物馆,被誉为省博物馆镇馆之宝。青铜鼎三足,圆形,口径16.5厘米,高16.6厘米,纹饰上半部为饕餮纹,下半部为蝉纹。三足圆形青铜鼎的出土,留下了梁化春秋战国时期邦国贵族的生活印记。
      3.陶罐、陶碗(图3)。1975年在梁化屯沙公岭出土,为战国时期的陶器,现收藏于惠东县博物馆。陶罐为篦点纹,陶碗为水波纹。陶罐、陶碗的出土也透露了战国时期邦国族民的生活气息。          
       4.崑山片玉石磨(图4)。1954年建造花树下水库时在银屎坑取土筑坝时出土,为唐代器物,与石磨一起出土的还有唐代的碗等器物,现收藏于惠州市博物馆,为惠州市博物馆的镇馆之物。石磨为红砂岩质地,浅铁红色,形制与现代石磨相似,最宽为45厘米,通高30厘米,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上半部为圆柱形,外壁中饰一圆形方孔钱币状浮雕,上阳刻对读崑山片玉四字,下半部有磨心、磨齿和凹槽。石磨制作精细,纹饰流畅,艺术性较高。出土的石磨虽属唐代,其时梁化已撤郡,但隋唐时期梁化旧城生活亦可见一斑。
       5.梁化屯沙公岭战国时期古遗址(图5)。梁化屯沙公岭坐落在梁化盆地的南面,梁化河在它的背面自东西流过。沙公岭是直径约200米的小山岗,相对高度约10米。1975年,当地群众在该地垦荒时,发现战国时期的蓖点弦纹陶瓿1个,南北朝时期的青釉瓮1个。
1984年,县文物普查组在该处附近发现有东汉时期的墓砖和春秋至秦汉时期的云雷纹、米字纹、方格纹、水波纹等多种几何纹饰的陶片。梁化屯沙公岭战国时期的古遗址及其出土的文物,为秦军屯兵梁化之前和之后的历史提供了佐证。
       6.梁化花树下战国时期至唐代古遗址(图6)。花树下坐落在梁化盆地东面的丘陵地带。1955年春,在花树下水库工地的柯木山、观音山、桐子岭、银屎坑、油麻排等地分别出土有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唐代的遗物。1956年春,省文物工作队曾到该处调查发掘,并在水库主坝西北约100米处,采集到方格纹陶片10件,绳纹陶片2件,米字印纹陶片1件,残石器3件;在银屎坑发现唐代石磨一座;在柯木山发现饕餮纹铜鼎1件、汉代陶罐1件、板岩磨制石杵1件,该石杵器身为椭圆长条形,长14厘米、宽3.4厘米、厚2.7厘米,全器磨光,侧缘呈钝棱,上下端均磨光;陶钵1件,该陶钵通高9.2厘米,口径11厘米,为灰色硬陶,器身满布方格印纹,腹部线纹相同;陶缶1个,该陶缶通高13厘米,口径15.2厘米,为灰色软陶,器身满饰方格纹;陶纺轮1个,为灰色硬陶,扁圆形,中央有穿,火温较高,表面留有轮旋痕。花树下出土的文物,数量多,时代跨度大,凸显了梁化古国、古县郡核心区的重要地位和历史文化传承的久远。
此后,梁化亦相继陆续出土发现一些古代文物。2014年3月,又在梁化屯发现新石器时代生产工具小石锛、周朝时期陶器(图7)、唐宋古钱以及一些明清时期的瓷块等。相信今后还将会不断有更多、更重要的新发现。
      综上所述,显而易见,梁化从新石器时代人类的衍传到缚娄国的建立,再到古县、古郡建制的发展,是一脉相承、互为因果的。在立足于大量史实的基础上,只要用联系的观点,辩证地分析梁化隋以前的建制发展,就不难得出结论:梁化在建县置郡之前,就是缚娄国的诞生之地、立国之都,其他为此标榜和抢注的地方,即使不是异类,充其量也是缚娄国的附属或支系。时间和历史定会作出肯定的验证。



图1:新石器时代石戈,现收藏于广东省博物馆。




图2:春秋战国时期的三足圆形青铜鼎,属国家一级文物,现收藏于广东省博物馆,为广东省博物馆镇馆之宝





图4:唐代崑山片玉石磨,属国家一级文物,全国孤品,现收藏于惠州市博物馆,为惠州市博物馆镇馆之宝




图5:梁化屯沙公岭战国时期古遗址


图6:梁化花树下战国时期至唐代古遗址。


图7:周朝时期陶器和唐宋古钱(2014年3月新发现)。







  • 等级:蝙蝠侠(Lev.7)
  • 帖子:806
  • 威望:883
  • 注册:2016-02-13
疑问 ?


  • 等级:蝙蝠侠(Lev.7)
  • 帖子:806
  • 威望:883
  • 注册:2016-02-13
秦壬朝时期的博罗城位置


  • 等级:蝙蝠侠(Lev.7)
  • 帖子:806
  • 威望:883
  • 注册:2016-02-13
西汉时期的博罗城位置


  • 等级:蝙蝠侠(Lev.7)
  • 帖子:806
  • 威望:883
  • 注册:2016-02-13
三国(吳)时期博罗县城位置


  • 等级:蝙蝠侠(Lev.7)
  • 帖子:806
  • 威望:883
  • 注册:2016-02-13
西晋时期博罗县城位置


  • 等级:青铜战士(Lev.18)
  • 帖子:13690
  • 威望:17486
  • 精华:1
  • 注册:2005-06-16
* 7楼 *  夏至 发表于 01-12 15:27
我认为楼主分析有道理。那些地图都是后人画的,他们没有考证,当然以为现在的博罗城就是当时的博罗城。
吉门来元光 发表于 01-12 18:49

现有的故意混淆时间概念,把迁徙前后的“博罗”捆绑在一起,误导人们。说句笑话,“博罗”这个名字还是古代梁化人给其安上的。正如夏至君所言,那些地图为后人所画,容易被混淆。看看其本身的博罗县志及惠州、归善、河源、惠东等志书的记载吧! 数典忘祖不可取!

我也来说说
  • 等级:蝙蝠侠(Lev.7)
  • 帖子:806
  • 威望:883
  • 注册:2016-02-13
南朝齐时期的博罗,罗阳,欣乐,怀安,酉平及东官郡位置


  • 等级:蝙蝠侠(Lev.7)
  • 帖子:806
  • 威望:883
  • 注册:2016-02-13
以上各图均来自于“中国历史地图集”和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 。
  • 等级:职业侠客(Lev.4)
  • 帖子:466
  • 威望:469
  • 注册:2009-06-05
* 10楼 *  思乡的云 发表于 01-17 16:18
地图的地名全是简体字, 这可信度骤然全无!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