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205410 |   回复:365

精华帖标志 原创:梦断潼湖

  • 等级:侠圣(Lev.16)
  • 帖子:1395
  • 威望:5245
  • 注册:2011-07-13
* 321楼 *  扬州美人 发表于 2017-12-22 12:43
支持
  • 等级:高级版主
  • 帖子:107636
  • 威望:123444
  • 精华:33
  • 注册:2004-04-01
* 322楼 *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2 14:47
枫林老师知道永湖凤咀村大坑水库大坝下的这座古桥吗?是两段的,中间有个小岛。当地人说叫“马仔桥”(孖仔桥?)。桥下的小河是否就叫大坑河?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2 18:17

忘记了。是否在凤咀旧城堡拍摄的?

东江散步 回复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2 23:34

不是古堡,是在大坑水库大坝下面,原来做过一段时间农庄,现在关门了。现在那里也没路了,但估计从前是有路的,否则不会建条桥在那。

冷峻 回复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3 18:38

桥柱好象是青石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34
  • 威望:11600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323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2 17:59
回东江散步:两座古桥还有印象。下一条在元岭大队,临近永湖河(即淡水河)。上一条呢,模样还记得,因为去虎爪大队南边几条村子过此桥较近,所以经常单车飞过旧桥。记得过了桥有条李姓小村属老围下大队。那末此桥在虎爪还是在老围下,我说不准了。
   这也难怪。永湖山区麻溪、虎爪、老围下三个大队数十条山村,土地河流山岭树林往往互相交错,如果不是当地人,认错了也属正常。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2 23:50

永福桥是在虎爪村,就在现在小学附近,现在两头已没有路了。另在不远处开了一条贴着河面的小桥过河。南桥头有一石碑,写着“永福桥”,我仔细辨认才看出来。还有碑文,认不全。估计现在没多少人知道它叫永福桥了。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34
  • 威望:11600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324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2 18:03
续321楼

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由于被文革打破了上大学的梦想,更由于自己正处在青春年华就因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糸问题而在政治上被排名在不可信任之列,因而心情惆怅,思想迷茫。可是当我们步入永湖地境的时候,一路上萦绕心头的愁云苦雾竟渐渐地淡去了。
   迎面而来的大自然的美丽风光和磅簿气势,竟有如此神奇的魅力,当我们置身其间时顿觉身上产生出一种荡气迥肠的快感,而此种快感不是突然而来也没有骤然而去,它在你心胸中荡漾,在你头脑中驻留,从而使人忘却一切世俗的烦忧。

我们一行近千人往山的深处行进。向远处望,群山连绵,高峻奇秀,苍松茂密,林涛呼呼﹔向近处看,翠竹绕堤,叶影森森,杂树生花,鸟唱枝头﹔向上望,天高云淡,鹰击长空﹔向下看,清流淙淙,鱼翔浅底。好一幅山乡风景图!说实话这般景像我以前还未看到过。什么红五类黑七类 ①,什么破四旧立四新,统统由他去吧,这里山水怡人,我且流连一番再说。
   同学们分布在麻溪、虎爪和老围下等几十条村落里,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在松树下在竹林边,我们挖沟修渠,车水灌田,和乡亲们有说有笑,融为一体。晚上,有时与三同户“开轩面场圃,把‘茶’话桑麻”②。有时则在村前晒场上为乡亲表演文艺节目,或唱歌跳舞,或吹奏自制的竹笛。几十天下来我们不但与当地农民结下了情宜,也与当地的茂林修竹结下了情缘。
   永湖的竹子多极了,美极了。村前村后,池旁河边,到处都是。一丛丛,一簇簇,碧绿苍翠,婀娜多姿,望不到头。而这里的竹子不但品种繁多,而且都是有用之材,是乡民生产生活的重要资源。这同郑板桥笔下那种叶窄竿细奇形怪状的观赏竹不同。③比较普遍的一类品种,生得高挑挺直,节茎疏长,其色绿中带黄,如脂如玉,令人爱不释手,当地人称之黄竹。但这黄竹是不是唐人诗句“黄竹歌声动地哀”中的那种黄竹,我就不知道了④。记得刘逸生教授解释过⑤,诗中的黄竹指代箫管,于是我和几个同学把来做成洞箫与横笛,吹奏起来果然音色不错。
   我们在永湖的山乡里忘我劳动,流连忘返。可是不久上头来了通知,说上京代表回来了,全国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到来了,全校师生必须立刻回城参加运动。于是我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了永湖的乡亲、山林和竹园。临行,我凝望着生活了几十天的小山村,凝望着那无边的竹木,心里头吟出几句诗来:      

风吹稻菽四野香,轻烟薄霭透斜阳﹔苍松翠竹伤离别,前程何处路茫茫。
……

(1975年春我挂职永湖公社革委会副主任,8月到任;1976年4月被任命为永湖公社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
  • 等级:高级版主
  • 帖子:107636
  • 威望:123444
  • 精华:33
  • 注册:2004-04-01
另请问枫林老师那时候也去过凤咀村那座古城堡吗?那时是什么状况?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3 10:38

去过几回。1976、77年我在凤嘴大队蹲点,较常在老屋生产队参加劳动。那古堡就在老屋西面约300米处,四周都是稻田。古堡石墙,设有射箭或放枪的墙孔。四周有约10米宽的深水沟,东边有条石桥,但桥的两头都没有路。问遍全村老人都不知道古堡建于什么年代、作何用途。但他们都说凤嘴立围六百多年。我推测,古堡一是土匪窩点,而是官家屯兵之所。

东江散步 回复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3 13:02

那时古堡就已经废弃了?听说做过学校,但不知是哪时的事。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3 22:48

那古堡不会是土匪窝点,土匪窝不会建在平地上的。官兵屯兵倒有可能。

枫林居士 回复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4 11:33

方才贴出来了

枫林居士 回复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4 11:35

我同阁下一样,自小喜欢谈古、探古。我在凤咀亦曾听过古堡做过学校的传闻,于是细心观察古堡内部,没有发现任何私塾、课堂等痕迹。1976年秋收后,我在凤咀大队召开生产队队长以上干部会议,讨论、安排冬种小麦工作。正式开会前我问:在座二十多人年纪都在四五十岁之间,请问谁在古堡里念过书? 没有一人回答曾在那里读过书——包括父亲、祖父。 在另一次会议上我先读一副对联后,再将手抄的递给大家传阅:“鹿鸣岗上歌先德  凤嘴堂前嘱后贤”。大家听过看过后,我问:你们知道这副楹联什么意思吗?知道我在“奈哩(哪里)抄来的吗?” 没有一人回答,人人摇头表示“唔知得”。我心里冷笑:好一场文化大革命,造就了一代忘记祖宗、祖训的愚氓! 我温和地做了一番陈述—— 今年八月初我在老屋队莳田,干了一个钟头后,腰酸腿痛,便上田抽烟“偷懒”在村坪漫步。突然看见黄氏宗祠,进入门槛,臭气熏天满地牛屎牛尿!“啊,祠堂当牛栏!”正想倒退,抬头看见里头神龛位置上方墙上隐约有副对联,于是不顾肮脏进去看。哦书法不错,很有寓意。于是抄在烟盒上。 (凤咀村西南侧有座山叫鹿鸣岗)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4941
  • 威望:27923
  • 精华:2
  • 注册:2009-05-09
* 326楼 *  冷峻 发表于 2017-12-23 07:31
重点是科技文化与生态和谐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34
  • 威望:11600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327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3 10:48
回忆永湖山村晚景
  
              斜阳阡陌炊烟起,劳燕低飞归家迟。
              溪竹传声斑鸠叫,夜幕渐垂试新篪。※


※    指代刚做好的竹笛。
  • 等级:蜘蛛侠(Lev.8)
  • 帖子:1170
  • 威望:1189
  • 注册:2016-03-13
* 328楼 *  一号客 发表于 2017-12-23 21:53
该评论已被管理员屏蔽!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34
  • 威望:11600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329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5 07:18
   我同阁下一样,自小喜欢谈古、探古。我在凤咀亦曾听过古堡做过学校的传闻,于是细心观察古堡内部,没有发现任何私塾、课堂等痕迹。1976年秋收后,我在凤咀大队召开生产队队长以上干部会议,讨论、安排冬种小麦工作。正式开会前我问:在座二十多人年纪都在四五十岁之间,请问谁在古堡里念过书?
   没有一人回答曾在那里读过书——包括父亲、祖父。

   在另一次会议上我先读一副对联后,再将手抄的递给大家传阅:“鹿鸣岗上歌先德  凤嘴堂前嘱后贤”。大家听过、看过后,我问:你们知道这副楹联什么意思吗?知道我在“奈哩(哪里)抄来的吗?”
   没有一人回答,人人摇头表示“唔知得”。我心里冷笑:呖!土改至今的意识形态造就了一代忘记祖宗、不知祖训的愚氓!

   但是我温和地做了一番陈述——

   今年八月初我在老屋队莳田,干了一个钟头后,腰酸腿痛,便上田抽烟“偷懒”在村坪漫步。突然看见黄氏宗祠,进入门槛,臭气熏天满地牛屎牛尿!“啊,祠堂当牛栏!”正想倒退,抬头看见里头神龛位置上方墙上隐约有副对联,于是不顾肮脏进去看。哦,书法不错,很有寓意。于是抄在烟盒上。

(说明:凤咀村西南侧有座山叫鹿鸣岗。)

  • 等级:高级版主
  • 帖子:107636
  • 威望:123444
  • 精华:33
  • 注册:2004-04-01
* 330楼 *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5 08:46
谢谢枫林老师介绍!另外,我第一次去凤咀村,一位老人指着后山告诉我说:山上有旧时土匪建造的山寨,不过已经倒塌只剩墙脚了。后来看博物馆馆长写的文字也有记载。不过我有一次跟人想爬上去找,但没找到。枫林老师对此有了解吗?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6 08:09

据我了解,凤咀鹿鸣岗正面(偏北)连树木都看不到几棵,何来匪寨?匪贼若要占山为王,必须在鹿鸣岗之背面——偏南。而南面山峦重叠连绵不断一直到惠东白花区域。换句话说,鹿鸣岗南边已不是凤咀范围,而是大坑水库、大坑村范围。 任职期间曾多次去大坑水库检查防洪安全问题,亦到过两回大坑村,其间曾眺望深山,没有看到任何残墙断壁。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9634
  • 威望:11600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331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6 08:38
节录旧文《斧声枪声鼓钹声》供参考

1978年春节后的某天清早,有人向我报告:大坑水库一带有几千人上山砍树,一伙一伙的,天未亮就摸上去了﹔有良井人有当地人,估计也有白花人。我立刻想到,大坑水库四周的群山是两县三社的交界处,延绵好几十里。几千人相当部队两三个团,这还了得?
   我迅速赶到大坑水库,站在坝顶上张望,真可谓“空山不见人,但闻刀斧响”⑦!那几千刀斧铁锯伐木的声音惊天动地,那被砍断了的树木轰然倒地的巨响更叫人撕肝裂胆。天啊,这便如何是好?焦急、愤怒和痛心疾首交织在一起。我仰天长叹,无计可施。但我意识到,如果不能制止眼下这场空前的破坏行动,几万亩山林将毁于今日。一棵松树生长成材,要几十年时间呵,难道社会主义江山真要变成“光山”吗?谁之罪,谁之过?
   我想到需尽快向上级报告及请示,但也想到得到的答复只会是四个字:坚决制止。至于如何制止,是不会有人告诉你具体办法的。我茫然望着大坑水库那浩淼的碧波,突然想起京剧《沙家浜》里阿庆嫂的几句唱词:“若是镇里枪声响,枪声报警芦苇荡,亲人们知道有情况,芦苇深处把身藏”……对!枪声可以报警,也可以示警,更可以阻吓!情况紧急而特殊,只有用枪声才能向散布在千山万壑之间的数千人众传递一种断然的不容抗拒的强力信息和命令,从而迅速有效地阻止这种集群性的狂乱行为。于是我不惜担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决定开枪。我深信自己当兵时在那个曾经获得全国大比武总分第一名的连队里所学到的军事技术没有遗忘⑧,深信自己能够在1000米以内开枪击中某个选定的示警目标而不会伤及任何人一根毫毛。
   赶回办公室,我立刻叫人通知直属武装民兵排紧急集合。这排民兵全由复退军人组成,果然召之即来。作过简短的动员后,我就领着民兵向出事地点奔去。
爬上水库坝顶,我对大家说,我们在坝上的举动东南西三面山上的人都能看见,所以在开枪前我们要在坝中央操演一番,大声呼喊一番。而开枪射击由我亲自动手。老兵们好久未过军事生活了,五尺枪杆在手,竟个个雀跃。而且大家都已明白,我们并非真的向群众开枪,而是要制造一种特殊的恐怖气氛,把那几千个违法砍树的人吓下山来。
   我以野战军的正规程式下达口令——
   “成一列横队集合!”
   嚓、嚓、嚓!大家列成一列横队,整齐迅速。
   “出枪,上刺刀!”
   嘎、嘎,20支半自动步枪上了刺刀,动作连贯一致。
   “验枪!”
   嘎咭嘎!个个把枪膛和弹夹打开。我逐个检验,确信每支枪都没有上子弹才下令收枪。接着我临时收缴每人带来的子弹。这一着很重要。否则万一个别民兵想过过枪瘾而违令射击闹出事故来,那就倾大坑水库之水都洗不清我“镇压群众”的罪名了。
   接着我指挥民兵排在宽阔的坝面上操了几个来回,边操边呼喊口号,步伐整齐有力,口号震响山野:
  “1—2—3—4! 1、2、3、4!”
   “保护山林,人人有责!破坏山林,国法不铙!”
   操毕立定。我取过排长那支枪并吩咐他:你下令我射击,我要把左右两边山顶上长得最高的那两棵松树的桠枝打几根下来。
   排长受命下达口令:
   “卧姿装子弹,目标左前方,预备——放!”
    叭! 叭!两声枪响,左边山顶上嗽嗽地掉下两桠树枝来。接着又两声枪响,右边山顶上也掉下两桠树枝来。

枪声响过,刀斧声停。几十秒内山间一片沉寂。跟着便听见呼儿唤女寻妻觅夫的吵杂声,又看见人群四下里往山下爬窜的身影。
   从接到报告到刀斧声停,历时约莫三个钟头。大面积的山林暂时保住了,但己被砍倒了成万棵。
……


  • 等级:高级版主
  • 帖子:107636
  • 威望:123444
  • 精华:33
  • 注册:2004-04-01
* 332楼 *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7-12-26 08:49

原市博物馆馆长王宏宇写文章介绍过这座山寨,不过我一下子找不到这篇文章。但在两年前一篇介绍王宏宇出书的文章提到过:

——————————————————————————————-

2002年,王宏宇有一次去惠阳区永湖镇凤咀村朋友家玩,朋友70多岁的老父亲无意中说起,后山上有一个围堡,估计有很久历史。王宏宇一听,立刻说要去考察一番。朋友的父亲带路走了一段后,就说再也爬不上去了,用手指了半山腰的位置说,围堡就在那里。王宏宇就与妻子继续爬山。当时山上的芒草高过人头,而且叶片很锋利,他们身上被划伤了多处。最要命的时,当时是5月份,天气非常热,王宏宇只带了1瓶水,很快水就喝光了。

在山上爬了2个多小时,又热又累又渴时,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段古老的围墙,他马上兴奋起来。虽然,围寨已没有任何其他建筑物及其遗弃物,围寨中心已被当地村民开辟为花生地。但在花生地,他还是捡到不少陶瓷片,仔细辨认是元代器物残片,但没有发现其他时代的陶瓷片,王宏宇确定这个围寨是元代围寨。“惠州元代的东西很少,这些元代陶瓷片,非常珍贵。”王宏宇说,他发现这个古围寨是用山石堆砌而成,寨的西北部还有一眼山泉。虽然当年日久天旱,山泉里还有潺潺流水。这说明,当年修建这个围寨时,古人是经过细心考察地理位置的。这个围寨历史上还没有记载。王宏宇称其为 “棠梨斜围寨”。为此,王宏宇专门写过一篇《永湖镇元代棠梨斜围寨和富沙围寨考》,向大家介绍这个鲜为人知的古围寨。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7 08:40

既然王宏宇同学实地考察过,那就比较靠谱。至于那断墙是匪巢抑或民居遗留,仍需证据。 我只是说凤咀范围内没有匪寨遗留,并未否定从鹿鸣岗背面直至白花的一带深山没有……,贴出的旧帖也是描述山地环境及忆旧而已。

东江散步 回复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12-27 09:22

的确如此,时间太久远了。那老人估计也是想当然耳,连专业的王馆长也没判定是土匪山寨。当然不排除是匪寨,但也有可能是官方的防御工事。

我也来说说
  • 等级:白银战士(Lev.19)
  • 帖子:20692
  • 威望:27091
  • 注册:2013-12-05
* 333楼 *  微音1628 发表于 06-11 22:41
好久不见枫林老师上网了。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