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201174 |   回复:365

精华帖标志 原创:梦断潼湖

  • 等级:侠圣(Lev.16)
  • 帖子:2947
  • 威望:4054
  • 精华:3
  • 注册:2004-11-23
* 61楼 *  虞美人 发表于 2008-05-04 12:53
原帖由 包公巷 于 2008-5-4 11:06 发表
见说的那么肯定,看来你美人你也是黎村的了。不过,固然潼湖女子美,但潼湖的蛇也很美。据《惠州府志》记载,同治四年(1865)四月,潼湖沥林乡蛇斗,两蛇俱盈丈,相斗数日始息 。

很抱歉,我不是黎村人,也没有到过黎村。
潼湖人杰地灵,物宝天华,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蛇肥大不足为奇。
据说,当年宝塔被毁后,附近的农民把废砖块拿回家建猪舍,在塔基下面挖出几十条大蛇,长而粗,非常肥大。

另,潼湖女子的美与蛇的美应该联系不大吧?
若一定要联系在一起,我想是因为人们喜欢将女子的细腰说成是“蛇腰”吧。
哈哈~~
  • 等级:论坛游侠(Lev.2)
  • 帖子:244
  • 威望:244
  • 注册:2007-06-22
* 62楼 *  包公巷 发表于 2008-05-04 16:50
原帖由 虞美人 于 2008-5-4 12:53 发表
很抱歉,我不是黎村人,也没有到过黎村。
潼湖人杰地灵,物宝天华,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蛇肥大不足为奇。
据说,当年宝塔被毁后,附近的农民把废砖块拿回家建猪舍,在塔基下面挖出几十条大蛇,长而粗,非常肥大。
另,潼湖女子的美与蛇的美应该联系不大吧?
若一定要联系在一起,我想是因为人们喜欢将女子的细腰说成是“蛇腰”吧。
哈哈~~

虞美人袖长善舞,真才女也,难怪被项羽大哥爱得死去活来。项大哥临终前什么都可舍弃,唯有:——虞姬虞姬奈若何?
  • 等级:黑侠(Lev.6)
  • 帖子:672
  • 威望:672
  • 注册:2007-02-24
* 63楼 *  十一小 发表于 2008-05-05 17:41
读枫林先生《梦断潼湖》,如游故地见故人,感慨之余,不计平仄韵脚,填半阙破阵子打油寄意:四十年前插队,百三里地潼湖。鹭飞春水连天碧,稻浪秋风似画图。几时被染污!

[ 本帖最后由 十一小 于 2008-5-6 07:26 编辑 ]
  • 等级:城市猎人(Lev.13)
  • 帖子:2237
  • 威望:2565
  • 精华:1
  • 注册:2007-02-02
* 64楼 *  老夫子2 发表于 2008-05-06 12:18
"表演赛结束,两船缓缓靠岸。早有那成队的姑娘媳妇手捧粽子和荔枝迎上前去,慰劳客龙的健儿们。……"

呵呵,楼主,农历五月初荔枝应该还没有成熟吧?
  • 等级:黑侠(Lev.6)
  • 帖子:672
  • 威望:672
  • 注册:2007-02-24
* 65楼 *  十一小 发表于 2008-05-06 22:13
东坡有一首写在惠州的诗题目叫做〈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不知这位老先生当时食的是不是三月红呢?
  • 等级:黑侠(Lev.6)
  • 帖子:513
  • 威望:773
  • 注册:2007-02-13
* 66楼 *  九月八 发表于 2008-05-07 15:16
原帖由 十一小 于 2008-5-6 22:13 发表
东坡有一首写在惠州的诗题目叫做〈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不知这位老先生当时食的是不是三月红呢?


惠州荔枝成熟期有先有后,以前农历最早三月熟,最迟是六月熟。苏轼所谓“东家夸三月之青,西家矜四月之红”,说的就是三月红荔枝及一些早熟品种。
从苏轼写荔枝诗的时间来看,如在《三月二十九日两首》中,苏轼看到“墙头荔枝已斓斑”,应该是三月红,而到四月十一日那首诗里,苏轼尝到“海山仙人降罗襦,红沙中单白玉肤”这些荔枝,应该不是三月红,而是早熟品种。
不过,由于历史的变迁和气候变化,荔枝成熟期不断往后移。如上世纪五十年代,阴历五月是荔枝盛产期,而五十年后的今天,荔枝盛产期己后移一个月了。由于“老夫子”还年轻,不知道五十年前的事,才会提出以上质疑。
  • 等级:城市猎人(Lev.13)
  • 帖子:2237
  • 威望:2565
  • 精华:1
  • 注册:2007-02-02
* 67楼 *  老夫子2 发表于 2008-05-08 01:02
夫子并不年轻,只是在家乡真的没有见过农历5月出的荔枝而已。。。
  • 等级:蒙面侠(Lev.12)
  • 帖子:1191
  • 威望:2295
  • 精华:8
  • 注册:2007-02-01
* 68楼 *  江北居 发表于 2008-05-08 22:29
请教夫子:沥林以前十个大队哪个大队的荔枝最出名?俺什么时候去摘荔枝最合适?
  • 等级:城市猎人(Lev.13)
  • 帖子:2237
  • 威望:2565
  • 精华:1
  • 注册:2007-02-02
* 69楼 *  老夫子2 发表于 2008-05-08 22:59
应该时企岭最多,埔仔河边最迟。
夫子不是沥林人。。
  • 等级:城市猎人(Lev.13)
  • 帖子:2841
  • 威望:3001
  • 精华:1
  • 注册:2007-04-13
* 70楼 *  梌山居士 发表于 2008-05-09 00:09
老夫子说农历五月初……荔枝……。这样机械地分析[风俗习惯行为]是不科学的。几十年前我们儿时送灶君上天,见供品中有手指大小的红萝卜,那时惠州不产此物,相信此习俗原于中原。这又何解?
  • 等级:论坛游民(Lev.1)
  • 帖子:67
  • 威望:67
  • 注册:2006-04-28
* 71楼 *  qiang 发表于 2008-05-09 20:32
看看现在的潼湖 污水横流 (沥林镇段)

[ 本帖最后由 qiang 于 2008-5-9 20:38 编辑 ]
  • 等级:论坛游民(Lev.1)
  • 帖子:67
  • 威望:67
  • 注册:2006-04-28
* 72楼 *  qiang 发表于 2008-05-09 20:42
陈江段
  • 等级:论坛游民(Lev.1)
  • 帖子:67
  • 威望:67
  • 注册:2006-04-28
* 73楼 *  qiang 发表于 2008-05-09 20:48
潼湖全貌:
  • 等级:论坛游侠(Lev.2)
  • 帖子:101
  • 威望:271
  • 注册:2007-02-28
* 74楼 *  飞象 发表于 2008-05-14 01:29
但如果讲到真正的环保,当数共和国的前三十年。就我在文革的经历,当时人人都知道一句毛主席语录,叫做"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里不光说到了犯罪,而且说到了"极大"这样一个形容词。那么,人人消耗的自然资源就很少,而环保的关键就在于要人们消耗得少。至于说当时劳动造成的对自然资源的破坏,我认为不大,因为我当时就参加过各种各样的劳动,包括在山上植树,包括修水坝,修战备公路,但就是没有干过砍大树的活儿。小的灌木倒是砍过,因为当时在海南岛部队煮饭要烧柴。而且,所有的劳动,都是手工作业,没有现代化的大机械,这样无论如何比不上机械作业的迅速破坏。而当时人们对自然资源消耗得非常少。一是学习雷锋好榜样,所有人的衣服都穿得非常节省,都是有补丁的,衣服破了要补,袜子破了也要补,实在破得没有办法再补了,也并不扔,放在那里保存着用作新衣服的补料。当时穿的塑料凉鞋,没有说破了就扔的,都是再用电烙铁补了又补。

再说买东西,当时买菜都是带着菜篮子,到商场买东西也都是带着自己的包。如果去买油打酱油,一定要用旧瓶子去装,或者用旧瓶子去换,买糖时售货员可以给你用纸包好。但这纸回来以后是不扔的,而是再用作它途。如果扔了,捡垃圾的也会仔细地把它们捡起来。而买盐则一定要你自己带纸。当时的人们都不用卫生纸,而是将看过的报纸裁好后当卫生纸用。后来买东西流行用一种塑料丝编成的网袋,装起来不是很方便,但也是自己带着的,属于自己的重要财产。

再说家具,当时的家具用得特别地省,大部分人都是桌子非常破烂了,上面全是坑,桌子腿也修过多次了还在用着。床也是用过多年的床。当时就很少有家具店,人们轻易是不敢买家具的,基本上是请木匠打家具,更多的人则自己做沙发做家具。在这种需求不足的情况下,能够对环境有多少破坏?既然大家都享受不到好家具,连当官的办公桌都是破的,那些木材能到哪里去?我也从未看见过无端地把木材都烧了的。

实际上,计划经济别的好处没有,但肯定是一种最环保的制度。因为由一些少数的专家对几亿人口的生活进行最低限度的计算,根据这种计算生产出东西,而且不许浪费。大家都没有干劲就不好好工作,上班就打朴克休息,这样一来对自然资源的破坏就更少。

我记得当时我妹妹一到美国,写信来就惊呼说美国人太浪费,那么好的塑料包装瓶子一下子就扔了,她都觉得非常可惜。实际上就从消耗物质的速度来讲,美国人是世界之最,人均排放的二氧化碳什么的也是世界之最。但这是商品经济的本质决定的。商品经济的本质就在鼓励人们浪费,不然新生产出来的东西就卖不出去。

再说前三十年的种树。我在文革的后期,当时家还在南昌,我们中学迁到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总部,学生们都在总部吃住,是在远离南昌的山里,每到星斯六学生们就要步行三十多里路回到城里。当时我经过的那些个山,都是种满了各种果树的,漫山遍野,一望无际,全都是共大的前任同学们种的,而我们中学当时除了搞大批判学习毛主席著作外,主要的劳动就是种树,当时的中学别的书没有读,主要时间就花在种树上了。当时的军队也是努力地种树,所有的兵营都是郁郁葱葱的,我在部队就没有少种过树。我的基地里长满了一种松树,就好象住在树林里一样,台风一来,总是要倒一大片树,于是家属们就纷纷出动把倒了的树都剧下来拿回家当柴烧。

而真正对环境造成巨大破坏的是改革开放的后二十年。前三十年为什么没有人砍树呢?因为砍树对自己并没有多少利,当时没有商品经济,不允许作生意,挣不了钱谁去砍树?而农村一承包,农民第一个动作就是去疯狂地砍树。我去年到江西出差,路上一个江西人对我说,这一大片山原来都长满了树,但一承包全部砍光。为什么呢?因为砍树能挣钱。

其实,只要经济发展,环保是不可能实现的,那些发达国家所谓的环保作得好,并不是说他们对自然资源破坏得少了,而是巧妙地把破坏掩盖起来了。比如说为了见不到污水,就搞一根特别长的管子把污水送到几千米以下的海底去,但还是把海水污染了,只不过短时间显示不出来罢了。为了让近处的空气清洁,就弄一些非常高的烟囱,把废气弄到很高处,再一散开,虽然还是对大气污染,但人不会立即感受到而已。一个大约来自台湾的家伙说什么当局一要建立一个有污染的厂子,民众就抗议,于是只好迁到别处去,可是迁到别处去也还是对地球构成污染。除非是这个厂子撤消,但首先就要搞撤消掉这个厂子的产品的需求,如果社会有需求,厂子又怎么撤消?

实际上人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是服从一种熵增的原理的,就是说发展速度越快对环境的破坏越大。黄河的断流也是近年高速发展造成的。

但是不高速发展又怎么办?那些人又该说社会主义国家不能高速发展了,而人们也就会羡慕资本主义的高浪费生活方式,而且不发展就会落后,落后就会挨打,因此只好和发达国家们比赛着齐心合力地破坏地球,要完蛋一起完蛋。而且,最好是中国把美国消灭掉之后再完蛋。正因为如此,我才对国家领导人不好战而忿忿,这么多人不打仗,难道憋屈死在这儿吗?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要那么珍惜人命。尤其是把网上这些民族败类们杀个够,非常地过瘾
  • 等级:青蜂侠(Lev.9)
  • 帖子:1222
  • 威望:1263
  • 注册:2006-04-29
* 75楼 *  ellba 发表于 2008-05-14 10:06
黎村现在是属于谢岗的,不是惠州的,
  • 等级:黑侠(Lev.6)
  • 帖子:169
  • 威望:610
  • 精华:4
  • 注册:2007-01-19
* 76楼 *  晚菊香斋 发表于 2008-05-14 12:31
黎村确属东莞谢岗。但黎村墟和沥林墟相隔很近,走路也不过十来分钟左右。由于所属县域不同,记得当知青时,两个墟市卖的香烟有所谓地区差价。以丰收牌为例:黎村墟一包卖二角柒,沥林墟则卖二角八。贫穷的年代,一分钱也有很大诱惑力;加之黎村饭店卤猪肠和卤猪头皮猪耳朵价廉味美,切一元几角就可以让三两知几高兴地喝上一盅。于是,一班馋嘴的知青就成了黎村的常客,至今难忘。

[ 本帖最后由 晚菊香斋 于 2008-5-14 18:15 编辑 ]
  • 等级:新手上路
  • 帖子:32
  • 威望:32
  • 注册:2008-05-12
* 77楼 *  吹水立方 发表于 2008-05-15 09:02
感谢居士勾起哪么多当地人为知甚少的故事。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545
  • 威望:14229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78楼 *  禾刀 发表于 2008-05-15 18:15
烦来无事,偶到乡间踏青,若见到一条清溪,会有一阵的惊喜,往往情不自禁,脱下鞋袜,涉足留连。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徐风拂面,本来是大自然的一种常态,如今却成为了人们的一种奢望。近二十年来缺乏远视的过度的开发,不但透支了子孙的资源,而且自然生态尽遭破坏万劫而不复。枫林先生的《梦断潼湖》十分生动地向人们展现了这样的一图景,具有十分典型的警示意义。
  • 等级:黑侠(Lev.6)
  • 帖子:606
  • 威望:660
  • 注册:2004-01-29
* 79楼 *  绿叶 发表于 2008-05-16 10:03
广和圩老粮所后面有一条溪流叫“磨刀坑”,90年代初的时候水多且清辙,形成很多级的小瀑布,附近的人都去溪里洗衣服,夏天很多孩子在那里游泳,那里曾是镇上孩子的天堂,整个夏天就泡在水里嬉戏玩乐。90年代中期以后,水干涸了,水质也不再清辙了,瀑布慢慢消失了。痛心!
我一直以为潼湖的女子不够水灵,女孩子的皮肤大多是偏黑,个子也不高,或许是水质的关系。
  • 等级:钢铁战士(Lev.17)
  • 帖子:11545
  • 威望:14229
  • 精华:6
  • 注册:2008-05-08
* 80楼 *  禾刀 发表于 2008-05-16 10:21
“杀鸡取卵”,非常形象地道出了以破坏境为代价谋取暂时的经济利益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大自然天成往往要经历千年甚至亿万年,但要破坏它却无须一、两年的时间,而且一旦遭受破坏,即万劫不复。高楼大夏永远也无法代替青山绿水,河海湖泊。现在越来越多人留恋原始生态,说明了人们对喧闹的环境厌倦了。听说惠东近港口沿海准备要筹建一座可容纳数万工人及其家属的发电厂,不知是真是假,如果真有其事,真不敢想象今日碧波荡漾令人神驰的港湾日后将会变成什么模样。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