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79860 |   回复:806

文字、文采与网名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1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7-04 16:51
请问诸位,此诗作者是谁:

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

与君共饮盏中酒,几人哀伤几人愁。

  • 等级:Lv.19
  • 帖子:21597
  • 威望:28016
  • 注册:2013-12-05
* 42楼 *  微音1628 发表于 2017-07-04 18:59
百度查的:

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质高”这两句在2001年的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中作者引用了这一句,这两句原来的出处是单田芳老师的评书《隋唐演义〉。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7-06 08:52

谢谢。能否确定诗作者是单田芳先生-----女士呢?

小红阳 回复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3-26 09:49

广识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3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7-06 10:45
   药石说“写诗不是为了‘多打粮食,越多越好’。”
   老同学这话让我思考了好几天。少年时候(1960——1961?)听老一辈讲过“谷贱伤农”的话,说的是陈济棠治粤年代,全省农业大发展大丰收,稻谷多到两吊钱一担都冇人买——但陈济棠想出另个计划来处理。这是另一话题,不说也罢。
   提起陈济棠,是想探讨一下:连宝贵的粮食都不是越多越好呢,那末诗歌是不是写得越多越好——就个人而言——喔?
   建言爱诗、写诗的人最好思考一下药石的话,也回味一下上世纪三十年代南粤耕田人饿着肚子的追忆。
   在相隔不远的另一个园地里,有人写了逾万首诗,点阅人数七十多万,贴评近万五分。是真的吗?真的。自己点阅占绝大部分;评赞者呢,有名有姓。
  
   不晓得别的网友记得多少诗句。我记得一些——

   # 长白山高嫖大海……
   # 小偷不识钟南山……
   # 走投无路朝前奔……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09:50

??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4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7-07 09:06
                  打油·东江沙小码头
       天天夕阳,今又夕阳,东江水涨孤舟航。香港归来搭错车,将错就错,买斤唐虱煲靓汤。
    往事渺茫,有些事儿不寻常。曾记当年江流急,中流击水双臂扬。不怕死忙,攀上木排意气昂!

   19646月某日傍晚,在惠阳高中吃过晚饭后和几个同学到东江沙河段游泳。河水涨满,水流汹涌,大家就在江边游水(兼洗澡)。不久一个巨大的木排缓缓而至(从老隆放排到广州交售木材)。木排在江心,排上有间小木屋。我想看个究竟就提议游过去攀上木排。有一人响应。于是“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攀上木排走近小屋,见两个男人在吃饭。用客家话打声招呼后就跳下水。游回岸边离下水处已有100米左右。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09:51

乐也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5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5 07:58
            有感天鸽玛娃绕开惠州

       天佑鹅城三十年,台风暴雨没粘边。※
       安得逐年人祸减,官民守法慕清廉。

   ※ 记忆中惠州1987年6月浸过一次大水,洪水几乎淹了桥东全部街巷,但灾情不算严重。直至如今三十年,惠州没发生过什么自然灾害。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09:52

好!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6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5 16:14
人们爱说春雷而少谈秋雷。方才听到几声雷鸣随雨而至,进一步证明我的听力有所恢复。开心,把十年前一篇颇受欢迎的“秋雨篇”托上来贴在这儿。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7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5 16:16
                                          莫负秋雨时分

   我喜爱秋雨。秋雨下得不紧不慢,均匀漂洒,柔软绵长。秋雨时分,烦嚣隐退了,尘埃消除了,天气清凉了。人们在雨打芭蕉或雨打瓦檐的琴声中心情平静、态度安祥了。农民欢迎秋霖夜雨,因为它特别有利于庄稼生长;多数人都喜欢秋雨,因为它给人们带来种种适宜:适宜聊天,适宜对弈,适宜读书,适宜写作,适宜饮酒,适宜睡觉……。秋雨能为家庭造成温馨,能给夫妻增加感情——我就曾多次在秋雨时分拥抱亲吻妻子。
   秋雨对那些离家远行、羁留异乡的人们会有负面影响——加重其离愁别绪和孤寂感觉。对此,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是个明显的例证: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不过一场秋雨虽使李义山千里思妻之苦陡增数倍,却也促使他写出了一首千古好诗。也许诗人起初对秋雨有点埋怨,但当他转而想到他日回乡与妻子团聚并共同剪烛话旧时,那巴山夜雨就成为令人怀念的美好情境了。
   秋雨是美好的。秋雨让人怀恋,让人期待。
   某日秋雨时分,我打开电视选了凤凰台,恰逢播放《秋雨时分》节目,“卜一声我又把电视关闭了。何苦呢,为看《秋雨时分》而辜负秋雨时分!于是我坐到阳台那把藤制躺椅上,听秋雨,观秋雨。“秋阴未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我轻吟着李商隐这首寄怀诗,心想我家虽无枯荷,但这大阳台上种着许多花草,雨点打在阔叶盆栽上发出来的声音也蛮好听的。
   许多人和我一样,喜欢看凤凰台,认为该台的多数节目办得不错,如《文涛拍案》、《鲁豫有约》、《小莉看世界》和《军情观察室》等等。
   许多人和我一样,不喜欢余秋雨先生的节目《秋雨时分》。
   《秋雨时分》始播时我是等着看、硬着头皮看的,但看过几场后就再也不看了,因为我看不懂余先生究竟在说些什么。最初我怀疑自己是否文化水平低理解能力差因而接受不了这位大教授兼名作家的高深学问,于是就分别询问许多不同层次的电视观众对该节目的评价和观感。得到的回答大多是“听不懂”、“看不明白”、“看完后毫无印象”之类。有些知识分子则批评余秋雨故弄玄虚及“卖弄大家风范”。
   由此我回想多年来围绕余秋雨其人其书的许多批评和争论。
   说实话我很喜欢余先生《文化苦旅》和《山居笔记》这两本散文集,书买回来后读了又读,还另买了两本送给朋友。当时我也读了不少评论、批评甚至“揭发”余先生的文章和资料,但是我统统置之不理。谁能没有错漏和失误呢,何必对他过去的事情揪住不放?有篇文章把余先生的书讥为“文化口红”,说上海的妓*女往往身携二物:避孕套和《文化苦旅》。还有篇文章说得更离谱:余秋雨的文章象他的相貌一样令人恶心。对此我很不以为然,认为这样的指责已超越文学批评的范围了。后来我又读《行者无疆》和《霜冷长河》二书,前者勉强看完,后者看了几篇就抛开了。当时我想,余秋雨的文章大不如前了,是否他已“江郎才尽”?其实江淹也罢余秋雨也罢,什么“郎”都有才尽之时,谁能一辈子辉煌呢。不承望余先生老当益壮,竟在凤凰台抛出《秋雨时分》这般货色,实在是自我贬损了。许多事实说明,作家和作品过于商业化,人和书都难免褪色。
   前面我已说了,不为《秋雨时分》而负秋雨时分。别人怎样我无权干涉。

                     2007-5-31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09:54

昔之文人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8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6 08:02
惠阳高中同学群一个转帖,感人,谨贴于此。

小提琴協奏曲【梁祝】为什么总是催人泪下,这首经典名曲背后有你不知道的故事:  “梁祝”的影響力不容置疑,被譽為中國民族交響樂之魂。“梁祝”於1959年首演,陳鋼是曲作者之一,而他的父親陳歌辛當時正被勞改,陳鋼是家中的長子,承受着極大的痛苦。1957年,陳歌辛被打成右派,發配到安徽山溝裏的白茅嶺勞改農場,沒什麼東西吃,瘦得皮包骨頭,從肉體到精神飽受折磨,而他的家人也未能倖免。大兒子陳鋼被冠以“右派孝子賢孫”的駡名,二兒子陳鏗是數學奇才,原來在復旦大學,竟被送到江西去喂豬。幼子陳東年齡尚小,卻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女兒陳小麗則終日一語不發,夫人金嬌麗扛起了全部的生活重擔,過著艱辛的、暗無天日的生活。    就是在這種極度艱難的情況下,當時在上海音樂學院的陳鋼卻被學院黨委安排為“新中國”成立十周年獻禮,創作音樂作品。難以想像他當時是以怎樣的心情寫下了這不朽的名篇------小提琴協奏曲“梁祝”,或許正因為遭受了如此的徹骨之痛才得以創作出震撼心靈的聲音,如泣如訴的旋律裏,揉進了陳鋼多少難言的心聲與抗爭。    遠在安徽農場的陳歌辛從廣播裏聽到了“梁祝”,激動萬分,他讓陳鋼盡快將譜子寄給他,陳鋼多麼想將作品送到自己的啟蒙老師——父親的手裏,可是,在那個年代是不能實現的。不僅如此,陳鋼的愛情也在風雨中飄搖,陳鋼與心上人純真的愛情無法衝破世俗的屏障,姑娘的家人一致反對和一個右派的兒子交往,盡管姑娘情深似水,她的家人卻始終不同意。陳鋼忘不了那個漆黑的夜晚,北海公園裏一片寂靜,心碎的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09:56

人生是最大交响乐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49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6 08:10
陳鋼不得不與他心愛的姑娘訣別。就在這時,公園的廣播喇叭裏竟然飄出了“梁祝”的旋律,此情此景,竟如同梁山伯與祝英台的訣別,“梁祝”竟成了他初戀的絶響。 陳鋼的舉世才華與他的父親陳歌辛密不可分。陳歌辛在三四十年代的老上海人人皆知,是著名的音樂人,“夜上海”、“玫瑰玫瑰我愛你”、“薔薇處處開”、“永遠的微笑”、“恭喜恭喜”、“夢中人”等等優美的歌曲,都出自於陳歌辛之手,被譽為“歌仙”。在老上海時期,陳歌辛聲名顯赫,紅歌星周璇所演唱的電影插曲,至少有三分之一由陳歌辛譜曲,姚莉、龔秋霞、李麗華、李香蘭、陳娟娟、白光等著名影視歌星,也都演唱過陳歌辛的許多作品。而且他作品的影響力一直延續至今,鄧麗君、蔡琴、梅艷芳、張惠妹、羅大佑等人,也都在演唱會上唱過陳歌辛的作品,每每唱起都深情款款。陳歌辛一生共寫了二百多首歌曲,其中“玫瑰玫瑰我愛你”還被翻唱成英文歌曲“Rose,Rose,I love you”,流行於世界各地。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16

高!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0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6 08:12
我回应:

我很喜欢梁祝,耳朵未聋前几乎天天听曲或看粤剧《梁山伯与祝英台》。至今仍记得几句唱词——

……
霾云尽散时永不悲哀,
好花送我彩蝶儿成双到蓬莱•
天界多自由从来无障碍,
人世灾苦无关山伯与英台!


可能有个别字词记错



微音1628 发表于 2017-09-06 08:22

枫林老师唱粤曲高手啊!

枫林居士 回复 微音1628 发表于 2017-09-06 09:20

“高手”不敢领,喜爱、略懂而已。抱憾多年没人和我交谈、交流粤曲和粤剧。2008年我从美国回来后,惠州作家网执笠了,该网的戏剧版版主黄洁端先生(省戏剧家协会会员)不知去向。他对我的赞扬不说了。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17

灾苦各异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1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6 09:53
【粤曲•上云梯三支】


          愁困长门

   似锦江山最丽美,为汝折腰!漫揾英雄泪,寸心莫违乐复悲,九弯(呢个)愁肠但为别离。 长门里,千古怨,数度春风入罗帷。无奈渠一双怅眼望飞絮,乍听更鼓梦又碎。

        梦境逢仙

   似花仙姬最艳美,为渠折腰!渠吐娇舒妩媚,渠莫非对某展心扉?此身恍似腾云共渠赴翠微。 云层里,多景致,绮袖翩翩拂虹霓。无奈我一身俗气难近瑶台,喇叭一声梦就碎。

        牧笛认子

   乍听萧声好悦耳,野花三两枝。我赞赏一时,春光冇人话我知,今番此处留连未算迟。 童群里,哪一个,系我亲生既孩儿?抬望眼吹箫咯个甚相似。叹息一声入梦臆。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18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2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6 09:56
〖杨翠喜•梦母〗

钟声绕柱已三更,
魂梦似醒已醒有泪凝在眼,
梦中见母泪染衣衫,
梦中呼母情无限!
但见云霄星月灿,
布幔影斑斑。
今生志愿何企盼,
只憾劬劳未曾报一番,
思忖心久挽。

妈呀你聪明难免忧患,
妈呀你辛勤亦要饥餐!
非我簿情未送惧天冷①,
只因孝心奉侍难。
唉呀赧,赧,赧!
难以高飞脱笼束缚在身间。
苍天不负儿孙幸,
妈你黄泉带笑颜,
仲要长护庇子孙安。


【注释】 ① 在上世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岁月里母亲贫病交迫,三十七岁而逝。接到噩耗后我即请假回乡奔丧。班主任不准。他说:“人已死了,你回不回去她都不知道。你是高考尖子,不能缺课。”对此我抱憾至今。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19

亲情难却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3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7-09-06 15:50
我对惠阳高中同学群的老同们说了句俄语——五十多年前我们学的是俄语哦:
Очень хорошо!
  
不汉译了,相信大家还记得罢。

为什么赞Очень хорошо呢?因为同学群里有妙文可读,有诗画可欣赏,今天又多了一样:有音乐曲艺可听(老同学自己演唱)



  • 等级:Lv.1
  • 帖子:76
  • 威望:111
  • 注册:2017-11-09
* 54楼 *  13126380382 发表于 2017-12-06 15:47
顶~~~~~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5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1-24 11:26
转眼快10年了。网名拼诗中的风情客,你们在哪儿?

两年多前阿公山人这样说。

还有,循州生说,一切能够回忆成心头之乐的往事都可以怀旧。家乡风情那段岁月最值得怀旧。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21

岁月催人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6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1-24 16:51
循州生说:“一切可以怀念的故事,都可以回忆成为自己心头之乐;但更重要的,是珍惜当下的快乐。”

#循州生这话说得十分好、非常好——中肯、贴切,尤其适用于老年人。我九年之后重贴网名拼诗,正是由于怀念家乡风情当年网友们相互鼓励、相互学习、热诚交流、认真切磋的难忘情境。那种情景,完全“可以回忆成为自己心头之乐”。

  这是原话。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21

得乐且乐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7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1-24 17:14
  本欲把当时一些网友的帖子托几个上来,但旋即缩手。怕误会啊!

  十多年了,不知人事和人情有何变化?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23

十年沧桑几多人

我也来说说
  • 等级:高级版主
  • 帖子:111089
  • 威望:128274
  • 精华:36
  • 注册:2004-04-01
* 58楼 *  东江散步 发表于 2019-01-24 22:32
枫林老师是个念旧的人。时代在飞速前进,现在玩论坛的人很少了。人依旧,物已非。
祝枫林老师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1-25 08:59

感谢版主美意!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59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1-25 08:51
       晨早旧话
  旧话好还是新话好?都好,中国人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早上起来不讲不好的话。
   其实许多话是难以界定新旧的。譬如“弹指一挥间”、“转眼已十年”等。国人用这些词语来形容时光流速,比喻日子快过,旧话新说或新话再说都是一样的。
   大家都在创造历史,何况《家乡风情》!东江版主几句话,令我回眸上网十一年来平凡而颇具特色的岁月:偶娱乐于文化学习、互相交流及共同创造的园地和平台之中!
   十多年来我们不但没有在文化上丢惠州的面子,而且在文学及书画等方面无愧于鹅城文化古邑的名声!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24

后句是主题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3
  • 威望:13761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60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1-29 18:18
             话说开门见山

  不是比喻,不是修辞,而是回忆近七十年前的往事。
  老夫再过几个月就七十二了,近七十年前的时候是三四岁。
  敝村向北,由东至西有一道青砖围墙,约二百米长,修建了近700年了。孩提时经常跟着大人在围   墙上玩耍。哇,每当雨过天晴时看到罗浮山很大很清楚.。
那时天上白天有银河,夜晚有彩虹,天空没有污染。
   老人说,我村离罗浮山四十里。前天我去广州从山下过,朦胧。
洛桥千栀 发表于 2019-01-30 10:19

纯真的记忆!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6 10:26

童年不识苦

我也来说说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