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帖子 回 复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西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81759 |   回复:807

文字、文采与网名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1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6 15:13
为何喜爱子怡先生的诗?因为他的作品真实地反映他忧国忧民、为国为民的情怀。他自觉主动地用自己的才艺创作出华章,把许多为亿万人民愤恨不已的大贪官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国人有共识:将贪官判刑了,只完成了反贪任务的一半,另一半靠文艺家来完成。
   下面陆续贴出杨教授杰作。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2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7 06:00
新闻频报佳音,盘点国事,吾独忧之,临荧而赋。
  又临岁杪独凭栏,
  国事蜩螗不忍盘。
  枘凿良言难醒世,
  庙堂硕鼠善藏奸。
  如何圣火成生祭,
  底事神州作活棺。
  总是书生多恨泪,
  庆丰美梦岂能删。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4:59

书生力微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3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7 10:21
哈哈,子怡这两首,跟我描述的“南粤雄鹰”、“政法王”陈绍基竟形似神似。原文估计你已看过,录一段对照对照(附后)。

有感某贪官临刑一滴泪

不解鹪鹩巢一枝,为贪腐鼠竟趋时。
临刑纵有真心泪,事发东窗应悔迟。


某贪官法庭听判手抖

翻覆无常作雨云,鱼龙鼠虎变纷纷。
遮天手抖缘何事,世界曾经都属君?


引录大公报旧文一段文字:

在今年四月十日之前,某省許多「有影響」、「有價值」的建築物裡頭──包括東江邊的合江樓和西枝江上游的「古村落」── 都懸掛或鑲嵌著某政壇顯要的「書法」,有的是楹聯,有的是匾額,有的是碑石。而收藏著該政要的書法條幅的官員和富商更是不計其數。當然,所有的「懸掛者」和「收藏者」們並非傾倒於其人的「墨寶」之下,而是企圖仰仗他的地位和權勢使自己更加顯姓揚名並招來更多的財富。

    是的,這位政要是值得「那部分人」景仰的。他近三十年來頭頂國家公器,手執專政工具,身掛「政法王」、「南方雄鷹」兩塊金牌,委實名震海外,權傾全省。加上他又善用書法和粵曲來附庸風雅,確曾唬服及迷惑不少人。

    然而有誰能料呢,平日「筆走龍蛇」的省書法家協會主席,在被鎖拿時竟渾身顫慄雙手發抖,在兩張什麼證上簽字時鋼筆三次掉下地,四分二十二秒才寫成兩個自己的姓名。

    人們看清了一個大貪官原形畢露的懦夫相。
  人們看夠了各州縣的官、商們紛紛鑿、焚其人「墨寶」時的狼狽相。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01

妙!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4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8 05:29
 杨子怡刺世新咏若干首(选二)

                                 二奶歌并序
新闻又曝某二奶揭北京某局局长贪腐数亿,网民惊呼,二奶又立功矣,当旌表之。

        君爱狐眉心自花,漫将祸国罪奴家。
        芳名若许登凌阁,裙下不藏牛鬼蛇。

              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口占

        南下炎州二十年,头遭选举被人权。
        管它有用还无用,圈比阿Q画得圆。

      # 读后感:真正有深度的诗人,其眼中笔下并非全是鲜花阳光。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02

反贪得人心呀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5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8 09:09
  诗词若要流传下去,即要有生命力,分毫不逆主旋律是不可能的。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03

诗歌为时唱?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6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06:15
    读84楼的诗帖,我不禁自问如下几题:

一、你为何经常提到杨子怡和周正光?
二、该二人在你眼中、心中的印象怎样?

~~将回答。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7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10:46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04

壮也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8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11:01
  2011年深秋,黄澄钦、周正光和我三人在惠州相聚。1960代初期黄、周是华南师范学院同学。那时周正光已被誉为七绝周。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89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11:05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05

群英会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0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11:13
黄澄钦、杨子怡、禾刀和我都在场,还有高级讲师蔡洵良。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1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11:20
   世纪末回顾  七首

  风云变幻欲如何,
  历史车轮滚滚过。
  四海同嗟世纪末,
  几回拭泪几回歌。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06

悲欢交集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2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11:22
   世纪末回顾  七首

  风云变幻欲如何,
  历史车轮滚滚过。
  四海同嗟世纪末,
  几回拭泪几回歌。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3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19 11:24
                  二
  围墙推倒寒星坠,
  帝国庞然剩劫灰。
  此是人生快意事,
  不辞拍案说千回。
            三
  监狱连营巨网张,
  摇旗舞臂状如狂。
  到头春梦成泡影,
  付与渔樵笑一场。
            四
  举手城头天若倾,
  红书挥舞几时停。
  当年枉祝无疆寿,
  惆怅虚堂一榻横。
             五
  枪杆抓紧且吟诗,
  天下无声独唱时。
  血泪已干遗恨在,
  沉沉青史为谁悲!
           六
  战天斗地乐无穷,
  大地山河血染红。
  战友沉沙旗手死,
  九州犹是待东风。
           七
  弹指流光鬓已华,
  几回泪洒自由花。
  征人海外终何语,
  且饮浓香下午茶。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08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4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0 06:35
      近来较常说杨子怡,现在应说说周正光了。
    
     杨教授住在惠州,如果我说错了,读者容易纠正;周老板住在美国德州,万里之遥……。但不怕,他的老同学好朋友、著名画家黄澄钦先生身体健康精神健旺,经常在梌山画室。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5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0 06:39
西子网上文友对两本拙著更是评说多多,有褒有贬,此处不劳引述了。不过近日有远方来鸿--一位美藉华人诗人周正光先生也表达了自己对我两本书的“读后感”。在此,我想让网友们了解一下两万里以外的文化同行的思想情怀。他在信中说--
“您的文章篇篇精采,言人所欲言,言人所不敢言,铮铮风骨尤令人无比敬佩。先生热血男儿,至情至性,正如阿钦所说的,“我终于发现在我身边还有好人。”击节赞叹之余,我不禁要问:自己是好人吗?我不能肯定回答,只是闭起眼睛,去缅怀那风华正茂的年代,以及故国的山山水水,而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读你的作品既悲且愤,心情是十分复杂的,惜路远未能煮茗长谈,或对酒当歌,一抒胸臆!纵湖山愿意作证,举世皆疯,其如现状何!
夏威夷的雨豆树至美,我看了很久。”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10

壮哉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6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0 06:41
今年六月我赴美前黄老师又嘱我:到美后把《湖山愿作证》寄一本给周正光。
两回我都遵嘱办了。于是我和周先生就成了只有神交、尚未谋面的好朋友。
最近我复函周先生,表达思念和仰慕之情--
“惠赠的诗集和附函早已收释,迟复为歉!
今年夏天我匆匆转辗于香港、上海和夏威夷之间,飞来飞去皆因为孙子孙女服务之故。近日回到惠州,始得细读扣舷。诵君诗章,欣然黯然,百感交汇,拙笔难书。我亦有“惜路远未能煮茗长谈,或对酒当歌、一抒胸臆”之慨!
我喜欢读诗。然数十年来除唐诗宋词等古人遗篇外,能扣动心弦之今人之作,唯君一集!何故?盖“主旋律”之下真情杳杳、虚意重重也。大集五十一页注释所言之“奉迎拍马”、“陈旧迂腐”等垃圾之作充斥诗坛,何兴卒读哉!又因在“枪杆抓紧且吟诗,天下无声独唱时”的专制恐怖的时代氛围下,纵有才人亦难赋华章啊。
集中篇篇,贵在真诚。无论是咏物赠友嘱子还是思乡怀国忆旧,都是语从心底出、诗作痴情吟!“年年望断神州路,海外相逢已白头”,我充分理解一个久居异国的读书人的故国情怀!
其实我两本拙著数十万言要表达的主题和愿望,您七首《世纪末回顾》已完全道出。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在写作时我也“几回拭泪几回歌”啊。
山迢迢兮水长,照轩窗兮明月光。期盼与君有相聚长晤之日。
祝秋安!” 本帖最后由 枫林居士 于 2009-10-19 09:23 编辑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12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7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0 10:06
  同周正光先生的交往是这样开始的。

  周先生其人其诗早就成为中国文学研究生的研究对象。

  诗词作品在精不在多。杨子怡和周正光二人的作品数量远没有西子湖畔某版块某作者的数量多:不到十年10万首!连“长白山高嫖大海”这样的字词都拿来入诗!有人讥笑及提醒他:做诗不是孩子堆积木!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8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0 15:24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99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1 06:49
近日常捧读美籍华人诗人、好朋友周正光先生之《听雁扣舷集》,录几首较入心的、不停萦绕脑际的七绝于此。不用翻书,方便重读——像读杨子怡的诗一样。


                 陨 石 (三首)

石破天惊未烬灰,甘为残缺没蒿莱。
星沉化作千山雨,十万光年天外来!

                         二


琼岛珠宫碎作尘,由来幻灭总无因。
秦金汉瓦连城重,未抵娑婆劫后身。

                         三

已无光彩耀寰中,难辨真金与废铜。
谪向人间终不悔,曾为利剑破长空!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14

高高在上

我也来说说
  • 等级:Lv.17
  • 帖子:11736
  • 威望:13765
  • 精华:6
  • 注册:2008-04-14
* 100楼 *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4 12:47
2015中秋

                  昨闻黄柏青,今听麦镜儒。
                  还有副州长,往事漫嗟吁。
                  东江水澈澈,西湖浪徐徐。
                  好景何不瞻,自我向囹圄。
                  秋光胜春色,窗外花凝珠。
                  月圆中秋节,果饼满柜橱。
                  问汝何所忆,问汝何所思?
                  儿孙倚门望,红妆守空繻。
 
【注释】
# 空繻,空帷之意。繻乃高贵的丝织品,可引申为帷幔。空帷不合韵,故用“空繻”。
# 露珠改为凝珠,更合音律,而且高雅些。
# 思和忆互换位置也是为了音韵。
 
  说明:曾以此诗和《文格、“树格”与人格》一文呼应杨子怡。
枫林居士 发表于 2019-02-24 12:48

书 格

小红阳 发表于 2019-03-27 15:17

音韵难懂

我也来说说

登录  |  注册

 
广播台